感覺上,大陸政府相當重視台商人身財產保護,從目前曝光的投資保障協議內容看,拘留台商的通報時間由48小時縮短到24小時,甚至連大陸民眾都難以想像的「政府對台商」的糾紛仲裁都納入協議中,但另一方面,仲裁後的執行速度及成效,在大陸行政主導的體制下,恐怕難以完全保障台商權益。

案例1

▲時間:2006年 ▲地點:海南

▲內容:一名台灣人與友人結伴到海南旅遊,突然失蹤10天,然後打電話叫台灣家屬帶錢去保釋他。台灣家屬趕到後,交了10萬(人民幣,下同)保釋金,遭拘留的台灣人才被驅逐出境。事後知道,這名台灣人被捕的原因是同行友人使用偽造信用卡,對被拘留的台灣人來說,根本是無妄之災。當事人想要透過律師討回10萬元保釋金時,才發現保釋前,這名台灣人已應大陸公安的要求在「此為犯罪所得,應沒入」的字條上簽過字。受害的台灣人不但無法追回保釋金,還莫名其妙地「承認犯行」。

案例2

▲時間:2007年 ▲地點:東莞

▲內容:台商工廠的陸籍廠長盜賣外銷的保稅品被查獲,金額高達數百萬元,節情重大,台商老闆從台灣趕去處理,一入境就被拘留。一審判決台商無期徒刑,再上訴後,透過台灣多位立委的關說,才改判2年徒期,由於台商已被拘留1年10個月,因此,判決下來後,並未服滿剩下的2個月刑期,就被驅逐出境。此案從台商老闆主動從台灣趕回去處理的情況判斷,台商老闆應該事前並不知道陸籍廠長的犯行,但大陸法官卻只採信陸籍廠長的說詞。(大陸講究「坦白從寬」,陸籍廠長極可能因此把台商拖下水,以便替自己減刑。)

案例3

▲時間:1992年 ▲地點:大連

▲內容:台商陳金龍以台灣「慶堂工業」與遼寧省國企「大連高壓閥門廠」合資百萬美金,設立中外合資企業「大連慶堂工業」,陸企以現金、設備及數棟廠房作價出資,占合資公司40%股權。但8年後,陳金龍發現原先作價的廠房不僅仍登記在陸企名下,而且還抵押給銀行作為借款擔保。陳金龍於2002年提出仲裁,很快地在2003年,大陸「中國國際經濟貿易仲裁委員會」就做出裁決,要求陸企把廠房產權按合約轉移到大連慶堂名下,不料陸企卻在稍後宣布破產,讓仲裁結果無法執行。

事隔三年後,大連慶堂忽然被法院要求讓出廠房,因為合資的陸企以此廠房作為破產抵押,而廠房已經被當地債權銀行以200萬的低價(市價高於200萬)標售給第三者。這幾年,只要有兩岸高層會面的場合,一定可以看到陳金龍的身影,但即使已經得到海協會函復協查的文件,即使連國民黨榮譽主席連戰等人都曾經接到過他的請託,但失去的廠房還是追不回來。

今年2月,遼寧省長陳政高訪台,陳金龍又利用海基會董事長江丙坤宴請陳政高的場合,當面請託。當場,遼寧省方承諾會協助解決,遼寧省副省長邴志剛還加了一句:「給你3小時的時間談。」但隨後當陳金龍到遼寧求見邴志剛時,邴志剛卻說:「去找台辦主任協調。」追討廠房的事就這樣再度被擱置下來。

案例4

▲時間:2002年 ▲地點:深圳

▲內容:經營玻璃廠的蔡姓台商2月份原本計畫到深圳海關解釋「外銷料件數量不符」的問題,然後回台灣去照料因腦瘤手術而癱瘓的太太,沒想到當場就被海關扣留了一整天問話。之後,蔡姓台商每天向海關報到,澄清案情,一直拖了2個月,案件才了結,但仍然被罰了20多萬元。

台商人身財產安全保障有多迫切需要解決?從以上幾個案例中就可以體會到。最值得注意的是,受限於大陸目前的法治水準,即使兩岸簽署投保協議,未來在執行時,仍會出現問題。

根據大陸公安目前的偵訊程序,抓到台商嫌犯時,都會問:「有無親友?」,但公安不會主動替台商連繫親友,正常程序是立即通知當地台辦。但對台商家屬來說,各地台辦不會主動連繫他們,必須台商親友自行找台辦詢問。但大陸那麼大,找那裡的台辦才對?這也是投保協議一定要確立通報窗口的原因。

台灣檢調必須在24小時內申請法院羈押,法院如果不批准,檢調就必須立刻放人,相形之下,大陸公安的拘留權限很大,最長可以拘留嫌犯達37天。因此,台灣如果被公安帶走,失蹤十幾天,在大陸的司法體制下,都算是「正常」。

37天後,如果因為「案情複雜」,大陸公安還可以延長羈押時間,最多甚至可以超過1年。

台灣律師不能打刑事官司

大陸雖然已開放台灣人取得大陸律師資格,但台籍大陸律師並不能接刑事案件,因此對於台商的人身自由保障,意義並不大。過去,海基會高層就曾經感嘆說:「台商到大陸,沒有自己的律師可以幫忙打官司,沒有自己的會計師可以幫忙查帳。真的連外商都比不上。」

大陸對台政策一直走「以商圍政」的路線,簡單講,就是用商業利益反獨促統。

商業利益的影響力有多大?從士林劍潭捷運站排班的計程車司機身上就可以看出。士林地區一直是綠色大本營,當地排班司機更是死忠的綠營支持者,但這兩年,在車上聽到司機講的都是:「住在圓山飯店的大陸觀光客坐車從來不用找錢,從劍潭捷運站到圓山最多不過80元台幣,人家大陸客都是一百元台幣免找,還有人是一千元台幣免找。」

大陸台商的心情也像劍潭站的排班司機,話講再多,還不如花花綠綠的鈔票實在,投保協議條文再嚴謹,還不如實實在在地執行更重要。

#台商 #大陸 #陳金龍 #台灣人 #拘留 #廠房 #台灣 #保釋 #時間 #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