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想見,24小時通報制實施,台商的人身安全將獲得較大保障,但另一方面台商的財產保障近年來卻不斷出現爭議。過去,為爭取台商投資,各地方政府在土地出讓面積上,特別大方,出讓效率也特別快,通常只要政府在農舍牆壁上噴上個「拆」字,第二天,住戶就自動遷出。

2004年,鴻海董事長郭台銘在爭取土城工廠用地時,還曾經拿上海松江區政府的整地效率來對照台北縣政府的效率。但現在看起來,大陸地方政府「給」地的速度快,「收回」的速度更快。很多台商在地方政府一聲令下,工廠被迫搬遷,但政府的補償卻遠低於市價。

被台商稱作「歷史問題」的官民土地糾紛,很多起因於大陸政府「一套人馬、兩塊牌子」的體制(又是官、又是民)。以下就是一個因為「官民不分」而造成台商財產權益受損的經典案例。

1997年間,大陸某縣政府為發展旅遊市場,決定修建高級休閒渡假村,因此以「縣經濟合作社」的名義對外招商,縣長掛名「經濟合作社主任」、縣政府辦公室主任則是合作社的經理。同年5月,台灣某旅遊集團考察時,縣政府從書記以下全程陪同,不管台商提出什麼要求,縣政府都答應,行政效率之高,讓台商決定與「縣經濟合作社」簽定《聯合開發渡假村協議》。由陸方提供渡假村建設用地100畝作為出資,全部建設所需資金及初期營運費用由台商負擔,合同期限15年,陸、台雙方按1比5的比例分配利潤,合同期滿渡假村產權無條件歸陸方所有。「休閒渡假村」一開張就聲名大噪,在台灣團隊的經營下,不到一年的時間就有豐厚盈餘,其後兩年都按合約分配利潤。

政府收回土地不需台商同意

但2001年春天,新上任的縣委書記要求調整利潤分配比例,台商沒答應,過不久,縣政府就通知台商提前解除合約。台商告到法院,但法院卻認定先前的《協議》屬於自始無效合同。

經手此案的台籍律師林則奘指出,如果中方提供的建設用地是國有土地,應由縣政府與台商簽訂「土地使用權出讓合同」,而不是與「縣經濟合作社」簽約,因為雖然是同一套人馬,法律上卻是不同的人格主體,這會讓《協議》不成立。如果渡假村的建設用地屬於「農民集體土地」,則「經濟合作社」根本無權代表「村民委員會」處分該土地;即使「經濟合作社」得到充分合法的授權,也會因為沒有辦理「徵用」程序,而導致合約無效。

滿頭白髮的長沙台協會長鄭聰俊指出,光是這一年內,他就見到5、6起台商與地方政府的土地糾紛,這些歷史遺留問題起因於1998年到2000年期間,大陸中央取消「綜合性土地開發項目」(這類土地可以工商兼用),地方政府把一些不符合使用規定的土地收回繳交省國土廳,這就造成不少台商權益受損。

這些年來,因為土地使用目的變更所造成的土地糾紛已經減少約八成,「但還是大陸民眾可以做的,台商卻不能做,」鄭聰俊認為,台商在土地變更過程中遭受不公平待遇。「台商與地方政府的土地糾紛即使交由仲裁,結果就像交由法院審判,一樣要靠關係,」他不忘加上這麼一句。

#地方政府 #縣政府 #台商 #土地 #合同 #經濟合作社 #效率 #土地糾紛 #渡假村 #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