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韓國,北韓不是禁忌話題,不是敏感話題,卻是頭痛問題。

■Park Geun-hye, the former head of the ruling Grand National Party, wrote in the U.S. magazine Foreign Affairs that it is now time for "a new kind of Korea" and proposed a "trustpolitk" or policy of trust, and an "alignment policy" with the communist country.

「北韓主播換髮型。」

「金正日腿微跛,也不忘抽煙。」

「金正日臉上的斑,為何時有時無?」

「金正日的將軍肚子出來!」

北韓的主播換個髮型都能成為韓國主要媒體的重點新聞,就更不用說北韓領導的一舉一動了。

就像北韓人,自認為是「這世界上,最幸福的民族」,韓國人應該是,這世界上,最在意北韓的民族了。

尤其是政治人物,個個都有「對北關係」,就算沒有,也都有「對北政策」,在韓國,北韓不是禁忌話題,不是敏感話題,卻是個頭痛議題,因為北韓有核武,而且,北韓的「金氏王朝」從金日成、金正日到可能的接班人金正恩,在韓國人眼裡,都是無法預測、無法溝通、且動不動就會武力挑釁的、不知要如何形容的,嗯...「人種」。

人人有一套「對北政策」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面對的是無法預測的人、面對的是有核武的國家,可能出馬競逐2012年大位的兩位韓國大國家黨前任主席-朴槿惠與鄭夢準,近來當提及他們對北關係與立場時,總會出現令人怪異的態度。

今年3月21日,是現代集團名譽總裁鄭周永逝世10周年,鄭周永是鄭夢準的父親,在這個只有家族中人的祭祀中,有「故」人捎來口信與花圈,那位「故」人是北韓的國防委員長,也就是金正日。

金正日的口信是:「鄭周永先生開拓了民族和解與合作之路,為北南關係的發展和祖國統一的神聖事業做出了偉大貢獻」。

父親的祭祀日,金正日傳來如此口信,說明現代鄭家與北韓「關係」匪淺且「友好」,身為韓國執政黨的成員,有友好的對北關係,似乎對鄭夢準不是個好關係。

因為沒過多久,在祭祀日後6天,也就是3月27日,接受韓國MBC電視節目訪問時,鄭夢準特別透露,「金正日曾對我父親說:『無論我去那裡,居民們都會夾道歡迎,但我知道他們其實並不喜歡我』。」

鄭夢準還說,金正日告訴鄭周永他只要睡著了就會做夢,「夢裡總是有人向我扔石頭。第一個扔石頭的是美國人,第二個是南韓人,第三個就是北韓居民。」透過這個夢,鄭夢準似乎想要撇清什麼,但是,卻反而加深現代鄭家與北韓金氏一門友好的印象。

就在鄭夢準因父親的關係被動與主動的與北韓牽扯上關係時,與鄭夢準是黨內角逐大位的競爭對手的朴槿惠,則是透過管道連繫美國外交雜誌《外交事務》希望發表有關對北問題的文章。

態度軟硬 果然令人頭痛

《外交事務》是由美國外交協會(CFR)發行,朴槿惠在文章中寫道:在「對北政策」上將走不同於金大中,也不同於李明博的另條路-trustpolitk(信任外交);文中,她也強硬指出,韓國要用行動證明不會再容忍北韓愈演愈烈的破壞性的挑釁行為;且要與國際社會攜手合作讓北韓棄核。

不過,朴槿惠對北的強硬,看在鄭夢準眼裡卻是另一回事。他在今年9月4日出版《我的挑戰,我的熱情》的自傳裡,用了5頁篇幅描述「與朴槿惠不和的原因」。

其中,提到了2002年朴在訪問北韓後,回來籌辦了「韓朝足賽」。沒想到比賽當天,朴怒氣沖沖地質問鄭夢準:「為什麼沒有信守諾言?」原來,她怒韓國代表舉著「太極旗」進場,也就是說,為了「國旗」朴對著同黨的鄭夢準怒吼。為什麼要對鄭吼呢?因為鄭是足球協會的主席。

那麼不舉太極旗要舉什麼旗呢?原來,當南北韓共同出賽時,有舉「韓半島」旗的默契與共識。鄭夢準的指責,朴槿惠當然立即予以反駁為不實。果然,北韓對韓國人是頭痛問題。

#韓國人 #父親 #金正 #韓國 #頭痛 #鄭周永 #鄭夢準 #朴槿惠 #關係 #北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