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期以來,蔡英文面對爭議,總習慣透過模糊化尋求「以拖待變」的機會,對於「台灣共識」的論述基礎,則是以「不設限」的精神讓共識看似更具多元性。只是,當模糊到了一定程度,連「終極統一」也被迫納入民進黨選項時,蔡英文已讓自己陷入內憂外患的政治漩渦。

很多人到現在都還不清楚何謂「台灣共識」,但問題的答案,恐怕連民進黨也不清楚。因為,所謂台灣共識的內涵,就目前來看就是「我的兩岸論述是什麼,以後再告訴你」。

的確,民進黨在先天體質限制下,若在兩岸議題上與國民黨交鋒恐怕不利選戰;反之,只要穩扎穩打,避免失分就算得分。問題是,穩健不等於模糊,蔡英文提出的「台灣共識」,表面上包山包海,展現和解共生格局,但這種把問題丟向不可預知的未來的作法,即便紓緩了燃眉之急,卻也帶來更多不確性定。

首先,過去三年,九二共識名稱雖有疑義,兩岸靠它重啟協商大門卻是不爭事實,但民進黨始終擺出沒有絲毫妥協空間的態勢。假設二○一二主客易位,那麼,曾將九二共識批為賣台前奏曲的民進黨,有何條件樂觀期待國民黨願意接受「台灣共識」?

再者,「不排除任何可能性」的說法,儘管讓蔡陣營避免陷入與馬正面對決的情況,但當模糊過了頭,當初批判馬英九追求「終極統一」的民進黨,如今卻得在自己設下的邏輯中,不得不表態統一選項的可能性。此舉不僅成為對手極佳攻擊箭靶,黨內基本教義派的反彈更是在所難免。

如果民進黨只是把台灣共識視為「內部共識」,或許還能在國內大選矇混過關。但是,當選舉結束,假若蔡英文取得執政,那麼,這項建構在既脆弱又縹緲基礎上的共識,恐怕無法取代維繫兩岸談判的九二共識,更難以成為穩定兩岸的可長可久架構。

#蔡英文 #台灣共識 #終極統 #模糊 #清楚 #過了頭 #共識 #自己 #民進黨 #九二共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