避開了警方的耳目,行為藝術工作者阮仁珠十七日下午在鳳山火車站的舊倉庫,舉辦一個小時的行為藝術發表會,她全身赤裸,由人體資深畫家吳素蓮在她身上抹畫,埋葬她經歷過的一段情,讓她揮別那段記憶。

昨天下午三點,只用一條浴巾裹身的阮仁珠走出房間,脫掉浴巾後,吳素蓮開始用人體彩繪顏料在她的身上抹畫。

吳素蓮說,因為阮仁珠要表達的是揮別往日的一段情,因此,她用白色在她身上抹畫一件很隨便的衣服,讓她看起來顯得頹喪,用黑色在她的下身抹畫一件短褲,藉以掩飾體毛,避免露點違法,另外,用紅、黃、綠、黑等顏色塗抹在她的臉和身體、四肢,讓她神情看起來顯得傷感。

抹畫完成後,阮仁珠開始在室內到處走動,看圖畫、照片,也走到門口倚牆而立,呈現回憶的神情,到了四點行為藝術發表結束。

阮仁珠說,她很早就想要舉辦這場行為藝術發表會,可是每次消息走漏,馬上就引起警方關切,而且,因為她是全裸表演,所以借不到發表的場地,最後找到設在鳳山火車站舊倉庫的鐵道藝術村,並避開了警方的耳目,才如願以償。

不過,礙於法令規定,她被要求只能在室內演出,不能走到倉庫外面。阮仁珠表示,她希望台灣將來能夠立法,讓天體合法化,她不用再像老鼠躲貓一樣的到處躲警察,而可以在大庭廣眾之下發表。

#室內 #浴巾 #身上 #吳素蓮 #警方 #阮仁珠 #顯得 #避開 #行為藝術 #倉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