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解讀大陸網路留言審核機制為網友所詬病,但同時簡單粗暴的人身攻擊氾濫也會令網路走向沉淪。論者呼籲培養理性寬容的現代文明土壤,否則思想的分裂也就意味著危機不遠了。

留言的審核是網路編輯一項重要工作,當然也是最為難以把握尺度的內容。尺度過嚴,不利於營造一個自由寬鬆的討論氛圍;尺度過寬,則不利於持久的生存和發展。對於一些網友就此引發的不快,我們完全能夠理解,但我想只要是理性討論,甚至於僅僅只是一個支持或反對,我們還是十分樂意盡可能為大家提供一個發表意見的平台。

寬容是民主大前提

我們常常在講民主,但我想這裡面首先一個大前提那就是「寬容」:寬容你的反對者,寬容那些讓人覺得「不舒服的聲音」。中國人的傳統心理就是「一山不能藏二虎」,但只有一隻老虎的結果就必然導致專制。我們偶爾會接到一些投稿的作者要求我們哪些留言不能放行,哪些網友不能放行,可我想我們一面寫文章呼籲民主,但另一面又對哪些可能令人「不舒服」的聲音予以消滅,是不是有些葉公好龍呢?中國習慣把政治上的「反對派」稱為「反動派」,不是包容,而是消滅,這種習慣心理很難導致民主憲政文明的生長。當然,這些令人「不舒服」的聲音不能潑婦罵街、純粹的人身攻擊,或者是超越某些底線。

常常審核留言的時候,看到不少憤怒的言論,對此我們很能理解。確實某些文章的觀點,讓人難以苟同,但當我們敲下自己的意見時我們認為應當是一個理性思考的過程,至少是平等討論的態度。簡單粗暴的人身攻擊只會令被人寄予厚望的網路走向沉淪,那些已經消亡而曾經被視為推動現代文明的網路平台就是最好的例證。

人說管中窺豹可見一斑,網路討論就是一個十分值得關注的方向。

社會階層差異加劇

如今的中國已進入一個多元化的社會,沒有理性、寬容就無法達成改革的共識。當改革進入深水區,尤其自90年代改革從「正和遊戲」變成「零和遊戲」以來,中國社會階層差異的不斷加劇,對於是否需要改革和怎樣改革這個問題的思考,無論在「體制內」人士,知識分子群體,還是網路討論,無不彰顯著中國不同社會群體之間利益矛盾和思想分裂的存在與加劇。

圍繞著改革方向的問題,網路公眾的主張首先可以分為兩種:發展主義(GDP主義)派別和政治改造派別。而在政治改造派別內部,左右兩派的分裂日益明顯,從左到右兩個陣營裡面也從溫和到極端存在連續的譜系,對於中國改革方向和中國政府所提出的改革主張都有著不同的解讀。

那麼,在中國內部,這些思想分裂是否一定意味著危機的到來呢?

培養理性寬容土壤

有人認為,不管通過「體制內」渠道還是網路等多種非正式渠道,越來越多的公民在進行政治參與這一現象本身,就表明中國社會的個體正在不斷脫離原有的家庭、家族、單位等「身分標籤」,突破了傳統的「個人一家一國」的格局,形成「個人一社會」的新社會結構,現代意義的公民概念逐步具有了其社會基礎。並且,這種社會結構的變化表明現代意義的「社會」正在中國形成,中國社會的現代性也正在不斷增強。

具有廣泛公眾基礎的思想分裂乃至對立表明中國社會已經具備其現代性,而一個具備現代性的社會必然要求一個現代國家(政府)對其進行管理。現代性帶來的不應該是危機,而應當是政治挑戰。在經濟基礎、社會基礎都在不斷走向現代化的進程中,現有的政治體制不可能不改變,相反,應該順應甚至引導這些變化與發展。

但按照歷史經驗,中國人的傳統文化和心理不適宜多元化文明的生長。例如狹隘的民族主義情緒、喜歡走極端和窩裡鬥的傳統習慣。

利益矛盾是人類社會不可避免的現象,而現代社會中這種矛盾和衝突只會更複雜化和多元化。如若不能培養理性寬容的現代文明土壤,思想的分裂也就意味著危機不遠了。

(摘自中國選舉與治理網2011-9-14,作者于勤)

#現代 #政治 #中國 #寬容 #改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