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日島和東山島戰役,國共兩軍各取一勝一負,雙方各虜獲敵方士官兵數百人,旗鼓相當。但南日島被俘共軍曾創和在台成家且落戶生根,東山島被俘的國軍馮西榮則度過三十九年的悲慘歲月,兩岸間兩場戰役,刻畫出兩種截然不同的人生境遇。

提及往事,老兵馮西榮也不禁潸然淚下。回憶起當時混亂的戰場,他說,空降東山島的傘兵不是被打死就是被俘,與同袍失聯後,便依戰敗軍規持槍打壞攜帶的通信裝備並卸下軍服,栽進稻田裡躲藏,再伺機夜泅渡海尋求奧援。

分不清方向的馮西榮,一味往岸邊燈光處游去,卻不知已進入「匪區」,從此揭開他三十九年的非人歲月。和六十餘位同袍集中關押數日期間,先是被共軍嘲笑蔣介石就是個「運輸大隊長」,不斷把國軍的人員、裝備送給大陸,在福州改造洗腦三個月後,旋被遣回原籍安徽老家。

返鄉沒有帶來絲毫喜悅,因親友要與欲推翻共產政權的「蔣軍」鬥爭到底,馮西榮嘆說,三不五時的監視、調查和批判運動,那種身體上的摧殘和精神折磨,讓自己深感兩邊不是人,「戰死的人倒好,活著的人,人生是悲慘的。」

為延續家族香火而投降來台的曾創和,比起馮西榮就幸運多了。現住屏東的曾創和表示,南日島一役被俘後,並沒有受到虐待,但在新店陸軍監獄和五百多名俘虜學唱反共抗俄歌時,還是不太敢唱,因為三百六十度轉變太大了。

雙臂刺有「反共抗俄,復興中華」的曾創和說,儘管加入國軍仍被監視好幾年,但他始終認為,台灣是自己的國家,當年又不是投降外國人,來台十年後娶妻生子,「現在的日子好像是天堂」,「兩岸間的是是非非,我們不要去想那麼多,只要是為了國家,只要是愛國沒有什麼錯。」

#國共 #被俘 #南日島 #東山島 #來台 #國家 #悲慘 #馮西榮 #反共抗俄 #國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