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勿憚改,勝投終入袋。「頭過身過」,開賽封三局,首局不穩症幾近痊癒;賞左兩K,安打大減,懼左症已大有改善。

通權知變,半式化三招,不僅使建仔獲勝,更讓他長驅直入,第七局仍續留場中。變化球(滑球、曲球)與變速球一左輔一右弼,看似配角卻是此戰致勝的眾功臣。

顛峰時期的建仔,奪勝如同他沉球的放球動作—易如反掌,當然能以不變應萬變;東山再起時地俱移,攻守不捧場取勝極難,就得求新求變。昨役王建民有幾項可喜的轉變:首先是他的滑球及曲球,量多質精,廿六打席無四壞,就連三壞也只有兩次,三振則高達五次。面對左撇,屢屢搶攻內角,再運用少數的變速球,更令對手顧此失彼重心大失。

以投手的視角而言,左側球路向來是建仔的弱項。速球投不到位,滑球橫移過早,這是建仔受到左打威脅的主因,也讓他難以三振右打。此役他「易守為攻」,頻頻「擊中好球帶」(hit the strike zone)的左半部。良策還得靠猛將,王建民的曲球愈來愈有殺傷力,與滑球相較不但走向垂直,速差也較大,搭配路徑相反沉球,常可收奇襲之效。昨日滑球也不差,只是一失投便被逮中,五上被桑契士擊出陽春炮,那球是不折不扣的「高懸」(hanging)滑球,時速八十二哩。

賽揚名投寇法克斯(Sandy Koufax)曾說:「投球是一種讓人畏縮,滋生恐懼的藝術。」何種球路最令打者畏懼?無非是內角近身快速球,難怪他也說過:「不投內角球的投手,絕對是個輸家。」建仔二縫速度雖然不比上寇法克斯的四縫線,也缺乏上升的「障眼」位移,但九十哩上下的速球近身呼嘯,仍有嚇阻作用。

幾顆速球投得有些高,幸好他投得夠「開」,好球帶被他撐「大」,打者在整「面」的好球帶裡反而難以掌握擊球「點」。好投手通常不要想太多,而是要讓對手多方猜測。球種多的投手優勢大,道理也是如此,只要簡單的排列組合計算,即可得知球路增加對配球選擇的影響。

無法投滿七局,難免有些遺憾。讓他退場的那支二分炮,是對手打得巧、擊得妙。邊邊角角的漂亮沉球竟遭右打狙擊,建仔不該自責。火力支援、後援力挺,幫建仔險中得勝。零故障的守備也助他不少,卻仍有瑕疵:二游守備範圍嫌窄且不夠穩,幾次讓滾地球穿越形成安打。滾球投手特別需要內野襄贊,國民隊的二游防線有待加強。

國民一路領先,最後險勝一分,過程還算平順,馬林魚共有五局三上三下。較令人擔憂的場面發生在六上兩出局二在壘,遇到的對手又是左打,建仔先右後左,兩顆「叫好」球(called strike)沉降在好球帶邊緣。第三球是偏高沉球,幸好球速夠快,被擊出三壘側界外,隨後挖地瓜的變化球雖未拐到打者,卻有不錯的「設局」效果,最後一顆速差十一哩的沉球塞至內角,打者揮成一壘方向滾地球。「投投是道」製造關鍵出局,堪稱此役最精采的一幕。

(棒球文字工作者)

#好球帶 #曲球 #速球 #建仔 #變化球 #球路 #投手 #滑球 #內角 #沉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