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時報「台灣潛力一○○」專題推出至今,許多精彩書信觸動我的心靈,讓我也想寫信給花東原住民年輕人。

我的一位夥伴在中研院從事考古挖掘研究,他說過立霧溪產砂金與大航海歷史之間息息相關,彷彿少年小說般迷人…。「早在史前時代,懂得冶煉金屬器與進行長程貿易的人群,在立霧溪河口北岸崇德一帶建立聚落。沿著立霧溪流域往上游溪谷採沙金,推測他們最遠曾到達立霧溪上游海拔約二千公尺托博閣溪一帶的高位河階地,也就是後來太魯閣族從西部翻越中央山脈下來時第一個征服並建立部落的地方,所以太魯閣語Toboko的意思是『初生之地』……」

當時的我,唸著唸著突然聯想到:「Toboko,陶璞閣!」就是你們現在的家,秀林鄉的一個小社區。記得我去教課時,你們對我說:「秀林鄉很弱勢,而我們是當中最弱勢的部落…」。

你們幾個年輕人好愛跳舞,於是成立了舞團,第一年參加全國太魯閣族舞蹈比賽就得到第三名。你們當中一位女生在課堂上寫著:「我在跳舞時,我覺得我好像在天空一樣的飛翔……」還有一位寫著:「如果可以,現在真想跳起來……」那時候,你們眼中的熱情,我還記得。

我相信血液的記憶,我一直想找機會問你們,知不知道,自己的祖先是從太魯閣最上面的部落來?那個太魯閣族在花蓮的「初生之地」,象徵著族人從此立足東台灣的第一個英勇之地。你們會不會變得更有自信?

更早之前,我曾經被花蓮「莊國鑫實驗舞團」的演出感動到哭。舞台上幾位阿美族年輕人的眼神是自信的,呼吸是雀躍的,肢體是充滿往前能量的。莊國鑫說他從這群孩子小學時就開始教導他們,不只教舞蹈技巧,莊國鑫與他們說一個又一個阿美族的文化與故事,所以他們完全知道這音樂這舞蹈,是新生於「阿美族的基因」。

不論阿美族、太魯閣族,你們應該要為自己的文化與天賦驕傲的。我知道你們確實是生活在較弱勢的花蓮秀林鄉的一個社區,你們身邊沒有莊國鑫老師從小如父般的叮嚀帶領,也還沒有遇到如嚴長壽先生深具慧眼的伯樂…,但我想與你們分享,已經有原住民年輕人用歌舞飛起來,是如此的精采,你們的夢想是可能的。

你們說的,好想跳舞,跳舞時,感覺像飛一樣…,你們只要願意,一定可以飛,運用你們的各種天賦與努力飛起來,而不只是,飛到外地謀生。然後一定要學習莊國鑫老師,回頭帶領更多的年輕人。這樣,台東牧師的花東夢想就能實現了。如果那一天到來,當然,我一定也會去轉告為你們祝福的台東牧師。(作者為花蓮O’rip雙月刊發行人)

#太魯閣 #原住民 #立霧溪 #花蓮 #一位 #阿美族 #跳舞 #輕人 #太魯閣族 #國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