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名日本年輕人從沖繩縣與那國島出發,預定在四十八小時內,以接力游泳的方式,游到一一○公里外的台灣蘇澳。他們身上帶著岩手、宮城、福島東北三縣知事寫給台灣人民的感謝信,儘管第十五號颱風(洛克颱風)環流正在逼近中,海象波濤洶湧,卻擋不住內心澎湃的使命感。

這是一項充滿友愛與信任的壯舉,為了回報台灣在東日本震災中慷慨解囊的情義,六泳士(見圖,美聯社)以自我挑戰的精神泳渡黑潮。擔任信差之一的中央大學三年級學生山田浩平,老家在福島縣相馬市,他說,「雖然會擔心海浪,但我能做的就是游泳,盼能讓世人看見災區的勇氣與希望。」

我在閱讀這則新聞的同時,一個好友剛好稍來他為女兒送行的家書,那是他與遠赴南美洲擔任國合會志工的女兒的深情對話,我在信的字裡行間,不僅看見一位父親對女兒的牽掛、鼓勵與祝福,也發現一顆許多台灣人都有的樂於濟弱助貧的良善之心,以及一種勇於冒險、不畏艱難的海洋精神:

「女兒,不要懸念父母。這是成長的必經,遠行是最有效的挑戰和考驗,兩年後妳翩然歸來,不僅豐富滿行囊,也更確立人生的目標,體會生命的終極意義。

女兒,不要懸念父母。妳之所以比二十三歲的同儕敢於闖蕩,是因妳十八歲生日的巴黎之旅,開啟了妳的視野,見識了世界的遼闊與壯麗,三大洋五大洲的精彩,吸引妳去探索和好奇。

女兒,不要懸念父母。妳的悲天憫人性格,本就承繼父母的DNA,我們這一代沒有機制和環境,你們這一代已海闊天空,翱翔到可以奉獻的角落,妳的力量或許微薄,卻是人類最可貴的付出。

女兒,志工絕對是神聖的光環,若有人以經濟收益藐之,妳不必介意,那是不同的人生,在追求不同的意義,弱勢不必分膚色、種族或信仰,成就的大愛,是人類普及文明最重要的推力。

女兒,妳生長的島嶼,物質水平已到豐衣足食,故有餘力濟助衰弱國家,但我們的土地仍然前途多艱,外交困境很難突破,妳要隨時惦記,妳是台灣好女兒,要在外人面前榮耀妳的家鄉,就像榮耀妳自己。

女兒,不要懸念父母,也不必懸念阿嬤、家人和弟弟,妳的遠行,我們除了喝采的掌聲,就是永遠的支持與鼓勵。」

在展讀好友來信的當下,我想像,他的女兒已經在萬里之外的藍天上空,接著得先在瓜地馬拉接受為期六周的海外語言訓練,再飛往巴西聖保羅轉機,前往巴拉圭亞松森報到。對一個放棄四技升學機會的護校女孩而言,這一趟為期二年的海外志工,那是多麼不容易的人生選擇啊!

然而,也就在此時,六個日本年輕人游向大海,從國境之西出發,橫渡世界最壯闊雄偉的洋流,然後在民風純樸的小鎮登陸,以史無前例的泳渡創舉,向台灣傳達來自東北災區最真誠的謝意。

帶著報恩心情的六泳士,遠赴異鄉奉獻的小護士,這原本是兩件事,卻深深地感動著我。

我始終覺得,雖然台灣是一個移民社會,但樸實善良的人民性格卻渾然天成,讓台灣人懂得知恩圖報、熱心助人,即使世界很多國家沒有承認我們,但台灣人卻以行善的力量跨越國界藩籬,讓世界看見台灣。

這不僅可以回答,為何在美國《時代雜誌》連續兩年選出全球最具影響力的百大人物中,代表台灣先後入選的是菜販陳樹菊、慈濟證嚴法師;當然也足以印證對於比鄰的東日本震災,台灣的捐款為何位居全球之冠,令世人讚嘆。

不是台灣人比較富有,也不是獨厚曾經對台灣有過殖民統治經驗的日本。事實上,無論是南亞海嘯、汶川地震,乃至於遠在地球另一端的非洲、中南美洲,任何的災難之境、窮困之土,台灣人一直都是有錢出錢、有力出力,愛心從來不落人後。

這是島嶼民族的特性,在地震、颱風頻繁的天災中奮力生存,在戰爭動亂交替的苦難中堅強成長,那樣淬鍊出來的生命力,看似樂天知命,實則積極進取。深諳有恩必報之理,卻又不會堅持要以怨相待。

日本是全球的援外大國,但卻揹負著一個戰敗國在復甦後對世界的救贖之責;台灣卻不一樣,吳濁流筆下的「亞細亞孤兒」,總是憑靠著民間涓滴匯聚而成的大愛,走向世界各個悲苦角落。

如果泳渡黑潮需要勇氣與希望,那不就是早已深藏在台灣人血液裡的DNA,而且世世代代流淌四百年了!

#父母 #看見 # #女兒 #世界 #台灣 #島嶼 #日本 #人生 #懸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