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台北室內芭蕾《吉賽兒》時間:2011/8/13~8/14地點:臺南市立臺南文化中心

幕啟,舞台一片漆黑。隨著四個定點燈亮起、暗去,分別輪流介紹劇中四個主要角色與相互關係中,揭開序幕。

隨後,舞台快速轉變為一間工廠辦公室,一位身著黑衣、藍裙、藍頭巾的樸素女工—吉賽兒,正擦拭著窗戶;總經理--艾伯特悄悄出現門邊,以多情的目光盯著專心工作的吉賽兒,內心洋溢著愛慕之情。接著展開一段互訴情愫之雙人舞,在傳統而感性的舞蹈與現代而理性的場景中,交織構築成特別的氛圍。此時,被一位暗戀吉賽兒的男員工--希拉里歐發現兩人戀情後,他舞出一段身心交戰的獨舞,舞蹈語彙也跳脫了古典舞步的範疇,表演令人深刻。在工廠員工們歡慶加薪的熱鬧派對中,吉賽兒與艾伯特的愛戀之情,在群舞的烘托下顯得特別甜蜜與出眾;引發嫉火中燒的希拉里歐決定當場揭穿總經理與老闆女兒訂婚之事實。此訊息帶給原本患有心臟病的吉賽兒重擊,在眾目睽睽下,眼神渙散,悲傷欲絕的吉賽兒舞出身心交瘁,痛徹心扉的舞蹈至死。留下台上、台下一片靜默與感傷。舞劇在此高潮和強度的戲劇張力下,結束第一幕「浪漫」的演出。

第二幕,煙霧飄渺的夢幻虛境中,一片墓園的舞台上,只見右下舞台吉賽兒的墓碑上立著大大的十字架顯得特別明顯。吉賽兒加入由幽靈皇后領導的薇麗精靈,夜夜舞至黎明,白色幽靈們跳著整齊劃一的舞步,顯得無情又冷峻。首先,希拉里歐來到墓園中,被薇麗們邀請,狂舞至死。艾伯特隨後亦出現墓園中悼念吉賽兒,薇麗們試圖對他誘舞致死,但還愛著他的吉賽兒為他求情不成與他共舞至黎明之時,雖不支倒地,卻助他免於一死,見證真愛之情。

此劇雖為十九世紀浪漫時期之作,但至今仍為世界各大舞團排演之經典舞劇;簡單的愛情故事,創造淒美憾人的戲劇張力。旅奧編舞家余能盛,將其故事背景改編為現今社會之場景。然而,故事內涵與舞蹈呈現與原作之鋪成、敘述無二。尤其,第二幕幾乎完全回到原作呈現的古典「白色芭蕾」樣貌,令人有時空上的錯置感。對編舞者的改編意圖,顯得過於保守。近年來改編芭蕾經典名作不乏其人,亦是編舞家挑戰的目標,如非相當功力,難於駕馭得宜。

因應劇情的改變,第一幕的服裝設計定調於簡單、樸素的氛圍並搭配機器圖樣的舞台佈景。尤其群舞部分,一式灰色調性的彩色舞衣如吉賽兒般,刻意降低群舞的表現性而突顯主要角色的表演,達到隱喻此劇的悲劇色彩。

值得一提的是,編舞者余能盛試圖提升台灣芭蕾舞蹈環境的企圖心,多年來排除多重困難,邀請歐洲優秀芭蕾舞者來台擔任要角並與本地舞者密集排演,在切磋交流中,共築表演平台,提升台灣芭蕾舞者的表現力。可見其用心耕耘並為這塊芭蕾貧土注入難得的養分。

『新藝見』由中國時報、台新銀行文化藝術基金會共同策畫,每隔周日於〈旺來報〉刊出。

#改編 #吉賽兒 #芭蕾舞 #顯得 #希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