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一位著名的政論家撰文指出,美國與台灣之間的F-16戰機一事是歐巴馬政府「痛苦的妥協」,因為面對「中國崛起,美國衰落」之風,美國不得不調整風帆。

華府智庫「新美國安全中心」資深研究員卡普蘭(Robert D. Kaplan)在《華盛頓郵報》撰文,題目是「亞洲權力的移轉」,討論美國助台提升F-16 A/B戰機性能、但不出售F-16 C/D戰機一事。他表示,美國官員說A/B性能提升後在實質上等同於C/D云云,但升級案的內容不包括發動機更新(只是「研究」是否更新),因此未必改進戰機所需的速度。此外,台灣要求購買C/D是為了汰換漸趨老舊的戰機,因此性能提升並沒有解決這個問題。

卡普蘭表示,整件事「十分清楚,這個決定代表著歐巴馬政府痛苦的妥協。」

卡普蘭引述智庫「蘭德公司」前年發表的報告。報告說,到2020年,如果共軍從空中犯台,美國沒有足夠能力捍衛台灣。因為即使美國部署了F-22戰機及兩個航空母艦打擊群,而且有沖繩的嘉手納空軍基地後援,可是那時共軍有反艦彈道飛彈;共軍有300至400架蘇愷27與蘇愷30戰機,在數量上超過國軍(不論升級與否);台海只有100多公里寬,美國海、空軍主力卻遠在半個地球之外;所以「美國永遠可以確保台灣實質主權這種想法,已經開始式微了」。他認為,美國副總統拜登最近訪陸時,或許已向中國國家副主席習近平強調美國內部觀點:「欲更有效捍衛台灣,應該是美、中在外交更密切的相互理解,而不是軍備競賽」。

他認為美國決策很合理,並不意味美國向北京屈報;因為中國的經濟、軍事力量正在上升,「面對中國的強風,美國正在調整風帆」。

《華盛頓郵報》以半版篇幅刊登這篇評論,並附了大幅插畫,原因之一是卡普蘭的論點經常引起熱烈討論,而且他同時是美國國防部顧問理事會的成員。

卡普蘭在文中說,衰落不是突然的。大英帝國盡管打贏了兩次世界大戰,其實海軍實力從1890年即開始衰落。他說,衰落是相對的,例如美、中兩國目前的一消一長。

評論的副標題「台灣F-16一事說明了中國崛起與美國衰落」。卡普蘭在結論指出,人類無法預知未來,但可觀察趨勢,「台灣告訴我們:我們的處境是什麼,及未來很可能走向。」

#痛苦 #一事 #美國 #妥協 #戰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