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藝術被認為是「殿堂」內之事,僅一小撮人捧場,與普羅大眾頗有距離;如今藝術走出表演廳,來到公園、廣場直接與大家面對面,感覺更平民化、更貼近生活。

法國社會學者布爾迪厄(Pierre Bourdieu)認為,文化消費生產並維繫社會階級的差異與區分(difference and dictinction),藝術消費是所有文化消費形式的典型,在品味層級體系頂端的是純粹的美學凝視。英國文化學者Paul Willis採用布爾迪厄的理論,批判藝術的美學鑑賞企圖排開「沒文化大眾」的傾向,於是他提出「落實的美學」(grounded aesthetics),相較於高級或支配文化裡的意義總是已被決定;在流行文化的落實美學中,意義總是懸而未決、「使用中生產」的結果。文化消費(文本或實踐被挪用和使用的過程)本身是一種象徵性的創造行為。

在藝術走上街頭的今日,低消費、低門檻的藝術形態逐漸吸引大眾樂於文化消費,參與藝文展演成為人們生活的一部分。在華山這樣的公共展演空間,藝術不再遙不可及,民眾可以就近欣賞傳統與現代並蓄的多元表演。

不打烊戲樂部

國內表演藝術逐漸走出藝術殿堂,更多年輕人相繼投入表演市場,但多數藝術新血雖有滿腔熱情,但卻不得要領,甚至不得其門可入;或者有的略具規模,卻得憂心觀眾何在的壓力。於是號稱為「台北藝穗節」迷你版,主辦單位為了鼓勵新興創意,將透過年輕表演者,以及活潑的現場遊戲,突顯表演藝術的青春與活力,特別提供一個無票房負擔的舞台讓表演界素人、職業新秀接力「聯播」,將於10月22日下午四點起至隔天下午同一時段,在紅磚區挑戰連演24小時不停歇的嘉年華會。

藝術大街創意小屋

由建築師龔書章所設計的5座創意小屋,將於藝術生活節期間展開各式演出,帶領民眾共同建構生活中的行動藝術:在主臥室登場的「契訶夫聽覺計畫系列」就包含了閱讀、音樂與劇場三種體驗,透過俄國名家契訶夫的四部劇作──《櫻桃園》、《三姐妹》、《海鷗》、《凡尼亞舅舅》作聲音選段呈現,民眾進入小屋後猶如聆聽廣播劇,經由現場操作還可加入劇中角色扮演互動。

此外,台原偶戲團將在木造小屋內搭建「水上劇場」,重現日據時期的水上歌仔戲以及DIY水傀儡舞台。早在宋代《東京夢華錄》中,便可見水上戲劇的相關記載:「近殿水中,橫列四彩舟,上有諸軍百戲,如大旗、獅豹、掉刀、蠻牌、神鬼、雜劇之類。又列兩船,皆樂部。又有一小船,上結小彩樓,下有三小門,如傀儡棚,正對水中。」然而宋代之後,中國幾乎沒有關於水傀儡的記載,但偶見於越南的歷史文獻中。

儘管現代電視和電影盛行,但在越南鄉間這種古老的偶戲仍然普遍,水傀儡儼然成為一種吸引人的娛樂形式;除了傳統由農夫組成的業餘團體之外,現在也有職業團體在世界各地表演。水傀儡的表演場地通常在戶外,在寺廟前或鄰近寺廟的水塘中舉行,有時會在淹水的稻田裡演出。演出時水塘中會臨時搭起一個竹製或木製亭,名為「水中之廟」,表演者得站在水深過腰的水中,從布幕或竹簾後操作戲偶;演出進行時還有樂隊伴奏越南本土音樂或唱歌。

少有人知道台灣在日治時期以及光復後十幾年,台北大稻埕在龍舟賽期間還是常有這類的水上戲曲表演,當時吸引了不少觀眾。2004年,台原偶戲團在澳門政府邀請下,製作一齣關於澳門歷史的劇目,在一處廢棄的海關修船廠演出;2010年,台原偶戲團再編一部《朝聖之行》,重新詮釋亞洲水上傀儡戲。

虛擬貨幣買未來設計

除了多種戲劇演出,大會也推出類似遊樂園兌換券的「虛擬貨幣」,瞄準潛力文創設計。在這個「未來市場」中所銷售的商品,是由諸多設計師以表演藝術為概念設計出的各種「紙上商品」,標價以預估市售定價,民眾可持活動DM、雜誌截角或在園區內店家真實消費,來取得虛擬貨幣進行購買。透過此種虛擬交易,可以累計出最受市場青睞的商品,一方面作為未來表演團隊進入產業化的品牌經營借鏡,另一方面累積市場資源,讓喜愛設計的民眾有機會成為表演藝術開發客群行列。

去年華山藝術生活節的虛擬交易總金額達375萬元,其中獲得佳作的「超級粉絲包」如今已開發成為實體商品。今年的「未來市場」將推出帽沿可當白板塗寫的「及時奧援帽」、適合給在夜間或低照度環境劇場工作者穿的「螢光T-SHIRT」等實用物件。

#傀儡 #水上 #藝術 #表演 #民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