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瑞典學院常務祕書恩隆德打開瑞典學院演講廳的大門,宣布二○一一年諾貝爾文學獎頒發給瑞典詩人特朗斯特默(Tomas Transtroemer),理由是他「透過簡練、半透明的意象,給了我們通往真實的新途徑」。在場的記者和觀眾報以經久不息的掌聲,因為,瑞典人從中小學開始,就讀特朗斯特默的詩歌了。

喜不自禁的瑞典人仍然感到一點訝異,因為今年八十歲的特朗斯特默早在九○年代就被提名,卻長期受冷落,人們以為這位老詩人已無望獲獎。一百年前瑞典的偉大作家斯特林堡就是被瑞典學院冷落,最後只好由喜愛斯特林堡的讀者湊了一筆錢,頒獎給斯特林堡,表達對瑞典學院的抗議。

在諾獎歷史上,特朗斯特默之前共有六位瑞典作家獲獎。在諾獎公布之前的十月四日和五日,瑞典的兩大報紙《瑞典日報》和《每日新聞》的預測,均以特朗斯特默為首選,反映了瑞典廣大讀者的期待。

獲獎消息傳出,特朗斯特默的夫人莫妮卡告訴瑞典新聞通訊社,她的丈夫對於自己能夠獲得這項殊榮相當驚訝,「他不認為自己會得獎。」莫妮卡還說,那些像往年一樣聚集在家門外的記者已進到屋裡,「他說他不介意這些人來道賀並和他拍照。」特朗斯特默自一九九○年中風之後,已不能言語。

瑞典學院的讚詞說,特朗斯特默的詩集大多以精簡、具體和深刻的隱喻為特色,死亡、歷史和自然是他作品中慣見的主題。恩隆德說,他的詩中,死亡、歷史和記憶凝望著我們,塑造我們並讓我們變得重要,人類可說是某種監獄,而這些偉大的存在,在這監獄裡相會。

#死亡 #冷落 #瑞典人 #獲獎 #歷史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