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大水意外,讓一個家庭失去了大女兒、父親精神分裂。沒想到當這家人被安置在狹小組合屋後,更大的家庭風暴才要開始,因為他們這才爆發出彼此對家、家人的誤解有多深。這是新生代劇場編導王靖惇在動見体劇團的新作《屋簷下》,透過醫者操刀一般的細微與犀利,以荒謬嘲諷的冷調,解剖透視一段家庭關係。

七十二年次的王靖惇,畢業於台大戲劇學系,主修編劇,師承編劇家紀蔚然,過去累積有《魚》、《漢字寓言:絕》、《房間》等作品。其中,《屋簷下》呈現出的黑色、荒謬與冷冽,頗有紀蔚然式的風格。

「身為創作者,每個作品多少有自己的影子。」他笑著說,「這個故事有點慘,但我的家庭其實很幸福和樂,只是家人給予愛的方式,造成了荒謬。我疑惑過,為什麼明明是愛,卻給人壓迫感,而這也是我創作《屋簷下》的原因。」

老家在台中的王靖惇,家人關係十分緊密。就算北上念大學後,王靖惇還是每天會與家人通話,分享一天的大小事。大一某天,他臨時接了一個演出通告,匆忙出門間忘了帶手機,卻引發了一場瘋狂尋人風波。

「那天下戲回到宿舍後,我看到手機裡有四十七通未接來電!四十七通,我當下心想:這是三小?」原來,王靖惇的父母因為找不到他,使出連環猛call攻勢,甚至通報學校教官,還讓哥哥、叔叔立刻搭車北上尋人。他又好氣又好笑:「愛是好的,但為什麼執著強烈得過分後,會使人這麼不舒服又壓迫?」

濃烈的親子之愛在《屋簷下》更顯得荒謬與毀滅。劇中因大水失去了大女兒的父親,鎮日處於幻想與回憶的世界,抱著洋娃娃說話。威嚴父權殞落,操著台語、說話毫無遮攔行事直率的母親開始當家。而從小被冷落的二女兒、決定出櫃的小兒子,心中各有疑惑。

王靖惇回憶,「桃芝颱風那年,台中東門橋被大水沖垮,當時我最要好的高中同學跟他媽媽掉了下去,幾天後,他的父親為了找尋他們,也失足在那。我作這作品,常常想到他。」

動見体新作《屋簷下》十月廿一至廿三日在竹圍工作室演出。

#作品 #新作 #荒謬 #父親 #家庭 #手機 #家人 #王靖惇 #尋人 #屋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