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可楊(右)在9局上擊出高飛犧牲打,助遊騎兵以2比1超前,是此役的勝利打點。(美聯社)
▲麥可楊(右)在9局上擊出高飛犧牲打,助遊騎兵以2比1超前,是此役的勝利打點。(美聯社)

要推進一壘跑者,最冒險的戰術是直接盜壘,最保險的則是犧牲觸擊。而在世界大賽第2戰,遊騎兵隊在9局上嘗試最冒險的盜壘,一舉成功並連下兩城逆轉比數,紅雀隊的彭托卻在下半局卻觸擊失敗,反撲無力,以1比2飲恨。

相較於去年先輸巨人隊兩場,最後5戰打包,遊騎兵今年於聖路易拿下1勝扳成1平,士氣也大為提升。明早8時開打的第3戰移師德州阿靈頓球場,地主遊騎兵將推出左投哈里森,紅雀則由右投洛許掛帥。遊騎兵若能把握未來3戰的主場優勢,甚至可能一舉奪得隊史首冠。

「今天還不是背水一戰、輸了就沒有明天的比賽,但也很重要,」金斯勒說:「這是世界大賽,只剩最後兩隊,每1戰都是大賽,每1勝都很巨大,這1勝對我們很重要。」

遊騎兵前8局只有零星3安,吞了8顆鴨蛋,紅雀的神奇代打克瑞格又在7局下擊出關鍵安打,讓遊騎兵以0比1落後。紅雀在9局上推出終結者馬特,金斯勒擊出幸運的德州安打,率先上壘。

金斯勒大膽盜壘,安德拉斯擺出短棒又收了回去,紅雀鐵捕莫里納接球後快傳二壘,第1戰,他就是這樣阻殺金斯勒的盜壘,這回卻是金斯勒先一步撲上二壘。

這一盜成了分水嶺,接著安德拉斯擊出安打,並趁傳站上二壘,漢米頓和麥可楊追加連兩支高飛犧牲打,遊騎兵就這樣絕處逢生。「敢在莫里納面前盜壘的人不多,能得手的更少,」紅雀教頭拉魯沙也佩服的說:「這需要膽識,而他們也做到了。」

紅雀9局下最後反撲,首名打者莫里納靠保送上壘,8棒彭托嘗試犧牲觸擊,理論上成功率比盜壘高很多的保險戰術,彭托卻兩度點成界外球,最後揮空遊騎兵終結者菲利茲的99哩速球,慘遭三振,也讓紅雀無力回天。

#金斯勒 #紅雀 #戰術 #彭托 #莫里納 #犧牲觸擊 #鐵捕 #盜壘 #成功 #遊騎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