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逐二○一二年共和黨總統候選人提名的眾咖,可說全是輕量級,已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尤其是談起外交和國際政治,這批候選人更是不知所云,甚至語無倫次,難怪一位俄勒岡州波特蘭的讀者投書《紐約時報》說他很懷念尼克森!最愛亂講話的明尼蘇達州眾議員米雪兒.巴克愛(亦為茶黨主將)聽到歐巴馬決定在年底前自伊拉克全面撤軍,她大聲要求伊拉克「還錢」,還美國在伊拉克打仗九年的花費,總共七千億至一兆美元。侵略者要求被侵略國還錢,這種腦袋的人怎麼當總統!

最被看好的前麻州州長勞穆尼亦好不到哪裡。他從政以來一直以翻來覆去、顛三倒四(flip-flop)出名,過去他曾批評歐巴馬作太多外交承諾,最近他又改口說要推動「有肉有力」的強勢外交,又說要增加百分之四的軍事預算。並抄襲《生活》與《時代》周刊創辦人亨利.魯斯四○年代的口號,要把二十一世紀變成「美國的世紀」。將在十一月上旬推出一千頁巨著:《圍堵政策發明人喬治.肯楠傳》的耶魯大學冷戰權威教授約翰.路易斯.蓋迪斯獲悉勞穆尼的聲明後,馬上澆以冷水。他說,二十一世紀不僅不是美國的世紀,美國也不可能再領袖群倫,那個時代早已過去了。勞穆尼邀一批外交問題專家當他的智囊,其中包括約翰.霍普金斯大學戰略學家伊略特.柯亨以及二○○八年共和黨總統候選人麥侃的顧問羅伯特.卡根(其妻維多莉亞.努蘭現為國務院首席發言人)。即使有這批新保守派專家學者壯聲勢,亦只可能充實勞穆尼本人的外交知識與素養。

排名與勞穆尼不相上下的德州州長瑞克.培利對外交亦是大外行。辯論時有人問他如果塔里班(神學士)控制了巴基斯坦的核武怎麼辦?培利東扯西拉痛批歐巴馬不賣F-16戰機給印度(其實是印度不要買)。培利和勞穆尼兩個人關係極壞,上次在賭城拉斯維加激辯(見圖,美聯社),差點打起來。培利出馬時聲勢極旺,但因不擅辯論、不夠機智、反應不快、準備不足,每次辯論就內傷一次,聲望亦隨之下跌。最晚投入初選的黑人富商赫曼.康恩的外交知識更是一片空白,談到中東與伊斯蘭問題,一問三不知。他根本不知道有巴勒斯坦難民問題,完全不懂伊斯蘭宗教與文化,甚至表示當總統後組閣時不會找穆斯林入閣。他自己身為黑人,從小在被歧視的白人社會中成長,為什麼要歧視和敵視穆斯林?做過眾院議長的選棍金瑞契自稱是:「鷹派,不過是個廉價的鷹派。」沒有人知道他這句話的意思。只有做過猶他州長和駐北京大使的洪博培對外交比較了解,亦有觀點,他力主美軍應加速自阿富汗撤軍。

美國國內景氣低迷,經濟欠佳,候選人關心國內問題,舉凡就業與失業、健保、養老金、非法移民、貧富不均和華爾街肥貓橫行無阻等,這都是必然的也是可以理解的。但治國者不能只偏內政而輕外交,外交是內政的延長,沒有強大的內政,外交就不可能有力和有效。然而,綜觀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對外交問題所發表的膚淺談話,所提出的幼稚見解,所展現的狹隘國際觀,可謂駭人聽聞。二十一世紀的美國,在國際上已不再能呼風喚雨,更遑論高高在上發號施令。中國和印度的經濟力量已可挑戰美國,中東將愈來愈亂,「阿拉伯之春」前途未卜,巴基斯坦深懷鬼胎,伊朗和北韓發展核武從不稍歇。美國領導人面對棘手問題,已無法再靠先發制人的武力外交來解決。不能想像的是,一個毫無國際知識與外交概念的領導人一旦入主白宮,會把美國帶到什麼樣的境地?

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國際知識的貧乏,反映了一般美國社會、學校、家庭和青少年對外在世界的不感興趣,欠缺好奇心。美國執世界牛耳的年代太長了,他們認為美國是世界第一、全球獨強,沒有必要注意別的國家怎麼樣。難怪許多美國大學生不知道有越戰這回事,小布希的最後一個白宮女發言人丹娜.培莉諾竟沒聽過古巴飛彈危機這件歷史大事!更不要提中華民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是怎麼來的!福特在一九七六年大選辯論時搞不清東歐在二戰後是蘇聯的附庸,也差一點把ROC和PRC弄混。小布希的國際知識遠遜其父,亦不求上進,無怪乎進了白宮對外交政策被錢尼和倫斯斐牽著鼻子走。做過小布希的國安顧問和國務卿的萊斯最近將推出第二部回憶錄,專述其八年白宮與國務院歲月,對老主子布希、錢尼和倫斯斐有不少批評與怨言。

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的目的是要獲得提名,再讓歐巴馬只做一任,但這批「外交無頭蒼蠅」能夠把美國治好嗎?

#內政 #辯論 #勞穆尼 #美國 #世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