霧社事件昨日屆滿八十一周年,以霧社事件為本的《賽德克.巴萊》電影也捧紅了原住民演員;鮮為人知的是,他們在戲裡追尋祖靈認同,戲外真實人生也因此被啟發。主題曲《看見彩虹》創作者阿飛忍痛穿耳,延續賽德克族的穿耳文化;具導演身分的馬志翔則表示:「說原住民的故事,為他們發聲,是我這個活在現代的賽德克,血祭祖靈的方式。」

飾演鐵木瓦歷斯的馬志翔曾對他的原民身分自卑,但現在積極藉著編導原住民議題戲劇,如三鶯部落或原民傳統領域國有的衝突爭議,呈現原住民處境。飾演荷歌社總頭目塔道.諾幹的阿飛太入戲,想要紋面,被導演魏德聖勸阻後,他轉以「穿耳」保留身分印記,並持續族語音樂創作,「音樂是最好保存母語的方式。」

飾演花崗二郎的蘇達戲裡戲外都遇上身分認同的問題。原漢混血的蘇達,醉心於原住民題材創作和演出,甚至為鄒族的外婆創作一齣戲,有時間便到阿里山教鄒族小朋友演戲,但擁有賽德克和鄒族血統的母親始終反對。原來外婆當過日本藝妓的不光榮過去,是家族隱藏身分的原因。他有一度想要從母姓,恢復原住民身分,母親還罵他不爭氣:「你有這麼笨,考試需要加分嗎?」拍《賽》嶄露頭角後,母親為兒子表現開心,也讓蘇達得以探索賽德克外公血緣的故事。

有別於蘇達的糾葛,飾演花崗一郎的徐詣帆有個重視母語和文化的父親,因此他到平地讀高中後,看到有些原住民不承認自己的身分,深感不解。但《賽》片上映後,他也發覺,周遭原本絕口不提原民身分的朋友,反而會向人介紹他是哪一族、來自哪個部落。

飾演達多莫那的田駿,在多倫多影展記者會上提及部落貧窮,祖輩拿起生肉沾鹽就餵養小孩的故事忍不住哭泣。為了和別人競爭,田駿小學就離開部落到城市讀書,「離開母語環境,丟到英語補習班」,藉著拍《賽》片他也拾回了自己的語言和文化。

#原住民 #文化 #部落 #鄒族 #母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