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接C2版)

過度擴張、成本增加與網路書店競爭,成為壓垮光合作用書房的原因,當當網李國慶更認為,目前圖書線上零售量不少於30%,預計最晚2013年,就會與線下實體書店的銷量平分秋色,屆時「大城市70%門店註定要關門大吉」。

除了網路書店快速成長、擠壓實體書店的市場與利潤,民營企業也幾乎沒有融資管道,因此很難擴大規模、降低採購成本,稅金更是實體書店的沉重負擔。

稅金高擠壓利潤空間

在大部分城市中,書店與餐飲店的賦稅比例和稅金種類完全相同,但就盈利能力而言,書店卻遠遠比不上餐飲、文娛休閒店鋪,這也是民營書店接踵倒閉的原因之一。

曹章武表示,目前民營書店要上繳8%的營業稅和33%的企業所得稅,這部分負擔是國營新華書店沒有的。

因此,當光合作用書房關閉後,不少網友開始呼籲政府介入或減免稅金:「書店是城市的文化風景,但面臨著經營困境。強烈呼籲為民營實體書店減稅,讓書香回來。」

萬榕書業發展有限公司總經理路金波認為:「我覺得免稅是需要的,就是這中間的增值稅,13%的增值稅還是比較高的稅率。新華書店好像各地大部分都是退稅的。至於租金的問題,還有人提出來租金補貼,因為圖書的增幅每年5%,它是整個行業的增長,是跑不贏GDP的,GDP更是跑不贏房地產的,所以也有人提出來說應該給這個書店補貼租金。我覺得免稅是很容易,因為它非常公平,也易於實施。至於租金的問題恐怕只能交給市場去辦。」

書店成為城市風景

反觀國外,因為政府有意扶植公眾讀書、學習等風氣,因此書店等文化經營場所的稅收要比一般企業低得多。

除努力擴大自身規模,以進貨量壓低進書成本、政府減免稅賦扶植產業外,民營書店也急需找到「具有公益心」的企業投資者。許志強說:「必須指出的是,當前民營小書店的倒閉潮,很大程度是源於競爭的不公;但台灣的誠品書店、金石堂書店出現財務危機時,都是賺錢大企業出手相救,決不是袖手旁觀說風涼話。」

而所謂「公益心」,是指這些企業不僅看到書店作為企業盈利的一面,還要看到書店在提高城市文化素養和文化環境上的重要作用。

在《新聞1+1》節目中,白岩松舉台灣的誠品書店為例,認為24小時營業的誠品敦南店的意義,已經遠遠不再是一家書店,而成為城市的別樣的公共空間;在大陸民營書店倒了4萬家之後,誠品書店進軍大陸、在蘇州開了第一家大陸分店。誠品書店創辦人吳清友充滿信心地表示,希望今後蘇州人「如果不在家,就是在誠品書店,如果不在誠品書店,就是在前往誠品書店的路上。」讓大陸民眾對書店有了截然不同的看法。

誠品書店是一個集圖書、文具、美食、生活百貨與藝文活動為一體的民營書店,但誠品的賺錢模式,大陸民營書店還無法套用。許志強表示,僅僅依靠銷售圖書和各種產品,在短期內民營書店要有盈利很難:「很多書店都在開咖啡店、餐飲,但從實際銷售情況看,賣咖啡並不比賣書多掙多少。」他認為,民營書店要想盈利,必須實現連鎖經營,降低書店成本。

對於民營書店的出路,各界都有不同的聲音。在光合作用書房關閉之後,NTA創新傳播機構創始人申音即在網路上發動「光合再生」的活動。她表示傳統書店的復甦「僅僅依靠減稅是不夠的,書店需要有自身的『造血』能力。」

實體書店改變再出發

申音認為傳統實體書店應該成為讀者集散地,負責聚合有購買力、有鑑賞力的讀者,再把讀者資源「批發」給電子商務網站。她還對這樣的書店做出一番詳細的描繪:某個書店成為科幻小說俱樂部,這裡只賣科幻圖書,線下只是展書,而在網上賣書。

她認為要學習北京的3W coffee店,接受一定廣告、店內設置WiFi,並採用俱樂部會員卡模式,對客戶實行買書特惠。這樣的書店較為清淨,活動能聚集人氣,還可以帶來一部分收入。

對消費者來說,光合作用書房等民營書店倒閉,很多網友感歎之後,照樣上網去買低價書。網友「黎魚魚」表示,「網上歎息光合作用書房的倒閉聲音一邊倒地認為傳統書店的命運是不可逆轉的,但還是有很多人在網上購書,在網上淘書,言行不一的態度讓『光合作用』倒閉變成了一場網上毫無意義的鬧劇,滑鼠不可能挽救傳統書店的命運。」

白岩松表示,每個人都會選擇自己的利益,想看到民營書店繼續存在就必須「用腳投票」,大家走進傳統書店觸摸紙張,並把喜歡的書帶回家,但前提是傳統書店要有讓人們逗留的意願。

#企業 #誠品書店 #民營書店 #圖書 #倒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