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五,「老宋」與「老林」首度聯袂上電視談話節目那天,我破例從頭看到尾,兩個小時仔細聆聽的感想可以用一個疑問句來形容:「一個人怎麼會把自己搞成那副德性?」

這個疑問句出自赫緒曼(Albert Hirshman)《反動的修辭》那本書的前言,他引述金凱德(Jamaica Kincaid)一篇小說中的話,來形容公民團體之間對彼此的厭惡。

老宋之所以讓我有這樣的疑問,原因其實很簡單:幾個月來他上過許多次電視,每次例必自炫其功,別人調侃他在吃自己的記憶,他卻仍然回也不改其志,而且近來更變本加厲,不但照提當年勇,對許多陳年舊事又進而獨攬其功,甚至不是他的功勞也要搶功,好像參與當年歷史的人都患了健忘症一樣。

以他那天的電視談話為例:其一,俞國華當行政院長時,老兵在行政院大門前埋鍋造飯,當時身體已日漸衰敗的蔣經國,曾在某天夜裡把宋楚瑜叫進官邸,囑咐他去探視那些老兵;但在老宋的說法中,好像他是主動前往探視,後來老兵的生活補助費增加兩千元,也是由他拍板定案;但實情卻是:他是奉命為之,即使有功於榮民,也應功歸蔣經國,哪有他獨攬其功的道理?

其二,刑法一百條修正廢除言論內亂罪,乃是李鎮源等人組成的「一百行動聯盟」施壓國民黨當局所致,宋楚瑜等人當年與行動聯盟負責人徹夜協商,也是奉李登輝之命為之,如果廢法有功,也應功歸行動聯盟,或者下令協商修法的李登輝,哪輪到老宋獨攬其功甚至搶功,並且夸言:「我對黨外或綠營,從來沒做過一件虧心事」?

其三,參與一九五○年代大陳撤退行動的人不知凡幾,連美國第七艦隊也在其中,但老宋卻對眷村榮民說:「我老爸一船一船把你們接來的」,宋達當年即使有功於大陳義胞,但老宋為父獨攬其功,又置那些冒險執行撤退行動的人於何地?

老宋那天自炫其功的功還包括:老兵娶智障原住民女性生下患蒙古症的子女後,是他照顧的;蘭嶼的道路是他鋪的,居民的冷氣也是他裝的,他開口閉口都是「宋楚瑜在省長任內做的」,好像他當省長那幾年,從總統府、行政院到縣市鄉鎮政府那些大小官員,每個人都在睡覺不做事一樣,祇有他一個人時時以民為念並且處處為民造福。

相對於老宋不停碎碎唸自誇其功,老林那天其實並沒講幾句話,其中講得最多也一再重覆的是,他言必稱老宋是他「最好的導師」,他的「學習能力很強」,他在神隱四十天期間讀遍春秋、戰國、易經、孟子、論語等書;而且每次他話還沒講完,老宋就急著插話說「我補充一下」,擔心他多言惹禍或者語焉不詳,讓老林祇得一再像呼口號一樣反覆說:「我們一定會當選」。

老宋自當方面大員以來,身邊一直跟隨著一批對他忠心耿耿的死士,這些人唯他馬首是瞻,他們的凝聚力甚強,即使今日已無團隊之名,卻仍有團隊之實,甚至有人雖然身在敵營,卻依然心向老宋,恨不得跳出來幫他跨刀打完這場最後一仗。

老宋能吸引死士,而且十數年對他不離不棄,可見他確有難以抗拒的魅力,尤其那幾位經常在電視上替他辯護的死士,每次宣揚老宋之功更到了倒背如流的程度,人事時地物一應俱全,比考聯考的學生還要熟記歷史。老林雖不是這類死士,但他奉老宋為最好的導師,再加上他那天在電視上對老宋尊而敬之的肢體動作,可見他其實也被老宋魅力感染,加入了死士行列。

但愛讀經書的老林,卻也應該抽空讀一讀老子《道德經》。天底下搞政治的人雖然沒有不自居其功者,但《道德經》第二章白紙黑字寫的兩句話:「功成而弗居」,「夫唯弗居,是以不去」,卻足以為所有從政者戒,更何況,居功如果居到獨攬其功,甚至搶功的地步,其結果當然就是「夫唯居之,是以去矣」。

《道德經》才短短五千字,老林被人視為天才,以他的學習能力,當然一讀就通,他在卜卦之餘,如果也能以老子所言開示老宋於一二,說不定對他們的選情也不無裨益。

(作者為中國時報前社長)

#搶功 #老宋 #行政院 #有功 #老兵 #宋楚瑜 #死士 #老林 #獨攬 #道德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