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四八年,原住民王水生告別青梅竹馬的未婚妻應召入伍,到大陸參加國共內戰,不料到死都回不了家。六十三年後,透過同鄉田貴實的幫忙,王水生的兒子汪青春在網上與從未見過面的叔叔團圓,一條歸鄉路走了一甲子,兩家人相約明年見。

田貴實日前赴福建福州參加「第四屆海峽兩岸少數民族豐收節」,介紹台灣原住民紋面文化,勾起台下台盟海南省委組織宣傳處長汪青春(五十歲)思親之情,會後主動寒喧表示,「我也是花蓮秀林鄉景美村嘉灣部落太魯閣族人。」田貴實難以置信眼前這名中共官員竟是同鄉,汪則道出這段罕為人知的歷史故事。

汪青春說,父親漢名王水生,一九四八年剛滿十五歲,就被國民政府徵召從軍,增援海南島,參與國共戰爭。國民黨撤守,父親在異域落地生根,改姓「汪」,八十年代末,等不及兩岸開放就病歿,臨終前再三交代他們要返台省親。

兩年前,汪處長帶著父親的遺願回到花蓮,受限團進團出與身分特殊,委託導遊與周姓友人,幫忙聯絡七十五歲叔叔王清昆,還奉上一萬元,「卻沒機會碰面,無限遺憾」。

汪得知田的地緣關係,把握機會請他幫忙認親,田一口答應,拿出數位相機拍下汪與妻女一家三口的照片,輸入平版電腦。回台後,前往汪的叔叔家,展示汪的照片,並以母語對話確認。王清昆清楚描述他七歲那年,兄長離家從軍的過程。

王清昆說,當年兄長早有青梅竹馬的未婚妻,盼不到他回來,不得已改嫁他人,本以為無緣與兄長重逢,卻有幸見到他的孩子,還是很高興。

田貴實聽完王翁心聲,主動拍下他兒孫滿堂的照片,並互留叔伯兩家的電子信箱與臉書帳號,透過網路完成「認親」。

汪青春說,海南與台灣這趟一千三百公里的認親路,走了六十年才走到,好遙遠,終究還是遇到有緣人田老師,幫他走到了。

王翁的兒子王學智表示,父親有心臟病,不宜搭飛機長途旅行,明年八月將邀田老師帶路,替父親赴大陸拜訪這名素昧平生的堂哥。

#王清 #認親 #原住民 #青春 #父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