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地產業者黃春樹被綁架勒贖七千萬元遭撕票案,共犯徐自強纏訟十六年、八次被判死刑,高等法院廿五日更七審宣判,合議庭認定徐參與勒贖,但沒有參與殺人棄屍,撤銷原審死刑判決,依擄人勒贖罪改判無期徒刑,褫奪公權終身。

徐自強聆判後面對媒體仍認為自己無罪,徐母徐陳秀琴痛哭失聲,堅稱兒子無罪大喊「司法已死」。徐的委任律師林永頌抨擊法官欠缺擔當,以「有罪推定」做出判決,強調會上訴到底。台灣高檢署表示,會在收到判決書後,再決定是否提出上訴。

合議庭指出,徐自強雖適用速審法的減刑規定,但徐未提出聲請,合議庭雖曾告知,但徐和律師都認為無罪,始終不聲請減刑,合議庭也無從審酌是否要對徐減刑。

徐自強是大法官釋字五八二號解釋「共犯自白作為其他被告犯罪證據的判例違憲」的聲請人,他也因該號解釋,讓檢察總長為他提非常上訴,才被撤銷死刑定讞判決發回更審。

徐自強被控在八十四年九月一日和表兄弟黃春棋、黃銘泉及電玩店合夥人陳憶隆,共同綁架黃春樹,並押到汐止山區殺害棄屍,向家屬勒贖七千萬元。同年九月警方在桃園逮捕黃春棋,黃供稱徐自強、陳憶隆為共犯,三天後警方宣布破案,徐自強開始逃亡,隔年六月廿四日,才在律師陪同下投案。

合議庭認為,徐和黃春棋、陳憶隆(二人已判死刑定讞)、黃銘泉(八十四年十二月十六日在泰國芭苔雅旅館遇害身亡),先在汐止山區挖洞,本為恐嚇取財;案發當時,徐為擦拭指紋並未上山,殺害被害人再毀屍滅跡,應是另三名共犯臨時起意,且法醫鑑定後,很難判定徐自強提供的毀屍液體是硫酸,無法證明徐有參與殺人、滅屍意圖。

合議庭指出,但從勘查場地、挖洞、租車、擦指紋,到事後明知人質已死,還執意勒索高額贖金,徐自強都全程參與。且在知悉被害人被殺後,不但幫忙處理共犯衣物,逃跑後還協助後續勒贖事宜,惡性重大,依擄人勒贖罪判無期徒刑。

律師林永頌表示,許多證據均可證明徐自強未涉案,例如沒有證據證明他涉擄人勒贖、案發時的不在場證明等,但法官沒擔當,仍然判徐無期徒刑。民間司改會聲明表示,判決選擇了一條相對而言較為「安全」的路,人民要對抗非以人民為核心的司法官僚文化,只能寄望於陪審或參審所帶來的體制改革。

#黃春棋 #共犯 #勒贖 #徐自強 #無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