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儼然是中國最值得玩味的小說之一,紅學的流派、主張也各擅勝場,在台灣紅學研究專家中央大學中文系教授康來新看來,相較於張愛玲、高陽、二月河等小說、紅學家,大陸作家王蒙入閣文化部的履歷可更解其中味。而台灣出版社近來普遍發現兩岸的國學類書重返暢銷榮光,其中又以大陸作者較具優勢。

王蒙曾於1986至89年任中國文化部部長,並任中國作家協會名譽副主席。看似走當權主流路線的他,其實年輕時因發表小說《組織部新來的青年人》描寫青年對官僚不滿而被劃為右派,平反回京後第一篇小說《說客盈門》又諷刺了當時的走後門現象。這樣的王蒙曾被大陸文壇視為「本身就是一部濃縮的當代文學史」退休多年專事講學與著作,近日獲武漢大學聘書成為文學院名譽院長,他的新作《滿紙荒唐言》妙解《紅樓夢》,亦於近期在台出版。

政治主題上著墨甚深

王蒙以其跌宕人生看《紅樓夢》,直指此書談了許多中國人不喜歡想的問題,包括人生的荒唐、家庭親情看似父慈子孝其實充滿各種虛偽機詐的荒唐;而《紅樓夢》的辛酸淚,最特殊的是一種價值的失落,很難找到一本書告訴我們:所有有價值的東西都不靈了!又指出「現在古今中外再找不著一本書像《紅樓夢》寫這麼多的生老病死、聚散離合、興衰榮辱、吉凶禍福。」

從自己的人生況味來讀《紅樓夢》並一一解析,王蒙的紅學特別在政治主題上著墨甚深,看賈府由興到亡,王蒙指出「很重要的一條是它政治資源的耗散。」以當代社會觀察融入《紅樓夢》,看危機四伏的賈府,其實也是看現代人的人生座標,在充斥官二代、富二代的中國當代,王蒙說:「賈府儘管是名門之後,但已過了好幾代,你不能總靠著我祖爺爺是誰,這碗飯你很難一直吃下去。」

以自身體驗顛倒名著

「其次,賈府和封建社會主流意識形態的要求距離越來越遠也是危機之一。」王蒙特別將寧國府的老爺子賈敬拿來和賈寶玉放在一塊兒看,但王蒙認為從文化危機這條線上來講,好道求仙、整天打坐煉丹的賈敬與對社會、對政治、對仕途乃至對人生全面絕望的賈寶玉,其實是共通的。不管紅學專家爭得面紅耳赤的版本學、歷史大公案,王蒙以「紅學老頑童」自居,以自己的人生剔透顛倒《紅樓夢》。

#出版 #政治 #一本書 #紅樓夢 #王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