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和黨初選越來越熱鬧了,熱鬧的程度比看馬戲團還精彩!這段初選有個特色,在過去幾屆的共和黨初選中看不到,即領先者一個個「自殘」,有的身受重傷而被迫退選,如患有性騷擾症的黑人候選人赫曼‧凱恩;有的肚子裝一堆雜草,每次辯論或演講即丟人出醜,如德州州長瑞克‧培里。距愛荷華州黨團會議(一月三日)不到一個月,情勢已經很明顯,未來將是前眾院議長金瑞契和前麻州州長勞穆尼兩雄相拚的天下,除非其中一人又患自殘,否則金、勞二人將決戰至明夏提名大會時。

最新的民調顯示,六十八歲的金瑞契(美聯社照片)已在愛州遙遙領先,支持率約百分之三十三,而勞穆尼和年過七十的德州眾議員朗‧保羅同列第二,各為百分之十八。愛荷華州黨團會議是二○一二年初選的第一砲,第二砲則是一個禮拜以後的新罕布什爾州初選。在愛州旗開得勝,雖不一定保證日後一帆風順,但至少士氣大振,選票與捐款也會源源而來。

勞穆尼二○○八年在愛州花了一千萬美元,卻徒勞無功。今番捲土重來,亦未被看好,他把希望寄託在新州初選。六十四歲的勞穆尼想當總統,都快想瘋了,但他是共和黨初選史上的一個奇特現象。他越想做總統,共和黨就越不願讓他入白宮,黨內甚至掀起一陣阻擋他成為候選人的逆流,「誰都行就是不要勞穆尼」(ABR)的口號滿天飛。最新一期(出版日期十二月十二日)的美國國內版《時代》周刊即以勞穆尼為封面人物,大標題是:「他們為什麼不喜歡我?」

共和黨當權派和傾向該黨的右翼媒體痛恨勞穆尼,並非始自今日,老早以前即已如此。勞穆尼的父親六○年代做過密西根州長,差一點和尼克森角逐一九六八年提名,父子皆為忠誠的共和黨人,不過都是共和黨內的溫和派,這也是促成越來越右、越來越極端的共和黨把勞穆尼視為怪胎,當作局外人的因素之一。

勞穆尼在黨內不討好的原因甚多,其中包括:一、他太像民主黨的精英分子,而不像以意識形態掛帥的共和黨人;二、他有許多政見與民主黨雷同,如支持管制槍枝和墮胎,儘管他常會改變立場,但共和黨認為他不夠純正,只會投機;三、他在麻州州長任內所實施的全民健保,其中重要部分都被毆巴馬抄襲,而激怒共和黨;四、他太有錢(億萬富豪)、太有教養,像是典型的新英格蘭高級知識人,與一般粗俗的共和黨政客太不一樣;五、他是摩門教徒,擁有眾多右翼基督徒的共和黨,在內心深處極不願選出一個摩門教總統;五、共和黨當權派從來就認為勞穆尼非我族類,一定要想盡辦法擋住他。

一個多月前,大家都不會想到名聲欠佳的金瑞契竟然會後來居上,從放牛班直奔保送班,即連金氏本人做夢亦沒想到。和柯林頓、凱恩一樣寡人有疾、婚外情連連、結過三次婚的金瑞契,此次出馬,其實帶有很大成分的玩票性質,起初還不太在意,人家賣力拉票,他和國會助理出身而又愛玩的妻子跑去度長假。金瑞契能夠從庸碌之輩充斥的共和黨初選中脫穎而出,主要是大家寄以厚望的培里太不行了,而老黑凱恩毛手毛腳毛病被一一抖出,混不下去了。還有就是共和黨內排擠勞穆尼(ABR)的力量越來越大,金瑞契終於領袖群倫。

和其他候選人比起來,金瑞契的政治閱歷最豐富,對國內外問題的看法亦比較有系統、有見解。勞穆尼雖然善辯,金瑞契亦非弱者。但金瑞契的包袱不少,他是個好鬥而不講政治倫理的牛鬼蛇神;他在眾院議長任內製造白宮與國會的對立,迫使政府關閉;他是美國政黨政治淪於你殺我砍赤裸鬥爭的始作俑者。在眾議院做了三十幾年的麻州民主黨自由派同性戀議員巴尼.法蘭克,最近宣布退休,他公開指責金瑞契就是造成今天華府政治風氣敗壞的禍首。

擁有杜蘭(Tulane)大學史學博士學位(論文題目是一九四五年至一九六○年比利時在剛果的教育政策)的金瑞契,曾譴責歐巴馬「反殖民主義」,「說話像肯亞人」,這表示金瑞契仍在憧憬西方殖民主義的帝國時代。金瑞契在美國政壇素以「偽君子」著稱,當年領導共和黨眾院嘍囉彈劾與白宮實習生有染的柯林頓,而他自己卻躺在議長辦公室沙發上與國會助理玩性遊戲。

歐巴馬的幕僚認為共和黨如拱出金瑞契,他們就會比較輕鬆一點,金瑞契比勞穆尼鄉容易對付。因勞穆尼注重紀律,善於打組織戰,金氏行事全憑直覺,不是個將才。二○一二年總統初選即將開打,金瑞契與勞穆尼之爭於焉登場。

#勞穆尼 #總統 #共和黨 #黨內 #初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