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晨夢醒,廣播喃喃低語,在搖蕩的人間,如潮濕的霧,如上帝微弱的慈悲,緩緩修補夢境殘破的輪廓,讓意志凝為一滴清露,從睡眠的葉片墜向生活之沼,破碎。

都在說些什麼呢?

馬勒第四號交響曲第四樂章獨唱詩集〈天國生活〉,溫暖喜悅;黃金價格持續上漲,美元則跌,歐洲股市一片慘綠;在青山綠水間擁有獨棟別墅,15分鐘到信義計畫區,享受遠離塵世的城市生活;賀某某汽車在台銷售達200萬輛推出優惠到本月底,即日起……舒曼歌曲集,海涅《詩人之戀》:在美麗的五月,蓓蕾初綻,我願傾訴我的渴慕,我的惆悵……農地FTA電腦名人驟逝職棒總冠軍。

我多想翻身再睡去,雖這世界已迎來晨曦。近在咫尺而又遠若天涯,今日種種:會議、評鑑、大綱、一則隱身的資料、檢索、討論、撰寫,找回遺失的,遺失擁有的。數日、數月、數年埋下的一些因,今日將要收成一些果,酸苦或甜膩並不一定。我必須起身,生活的潮汐已淹到呼吸之下。

忽然想起往日的往日,睜開雙眼,關心的是昨夜風雨還是階前落花呢?那些現今看來的微不足道,無論是朦瓏的愛情還是小小的真理,年輕的心卻是那樣慎重地對待它們。能憂愁風雨竟是清純的幸福,而我曾自由簡單的心,今朝終於謝落在這樣一個紛亂的秋天清晨。生命的落花在一個並沒有人稍稍念想的剎那裡沉默了,獨窗外一隻迷路在都市裡的野鳥,還不斷提醒我:曾經、曾經……。

#風雨 #落花 #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