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手辯論落幕,三人表現不差,即便無法幫主帥加分,也不至於扣分。候選人對於政策雖仍是點到為止,但回答問題避重就輕、實問虛答的情節似乎比上場少;即便沒有具創意的梗或是令人驚歎的「經典句」,但實際例證確實比上場要更多。副手們雖皆有凸顯自己的特色、優勢或政績,但「言必稱主帥」,仍看得出來他們對「稱職副手」的定位期許;從策略上來說,副手皆想和主帥進行策略搭配,發揮相加相乘的效果,雖有到位之處,但仍有盲點。

以吳敦義來說,仍以執政者策略作定位,像馬英九一樣強打「政績牌」與「扁牌」,期待能產生一致性訊息來強化選民心中的累積性印象,催促其投票行為。很明顯的,政績牌強化執政優勢,相關數據實政績效信手拈來,不僅可凸顯吳揆自信,亦可形塑在野對政策不熟稔的印象;扁牌一方面用以鞏固深藍選票,另方面企圖讓中間選民產生「小英執政、阿扁回朝」的疑慮,他在結論中還特別引用民眾對民進黨重返執政心中的不安來加碼扁牌的負面印記。

戰術運用上以反制消毒取代主動攻擊,亦是頗適當的運用,畢竟上一場馬英九火力太強,被質疑缺乏執政者格局,若吳這場也和馬策略一樣的話,不易產生互補,稍微熄火較能收到和馬相輔相成的效果,況且陳述政績,若是太多的攻擊火力,反而會失焦;此外,社會對吳揆印象是口才便給,但卻也有些得理不饒人或是強辯的刻板印象,這次刻意收斂炮火,應能替他加分許多。

即便如此,然筆者認為「扁牌」的使用應該見好就收、適可而止,即便他能產生固票效果;因為其弔詭之處就是打的愈多,反而會凸顯執政黨「政績牌」的侷限性,讓蘇嘉全結論時所說「沒信心的人、才會一直看過去」變的有合理性。而執政者策略除了強化優勢政績之「回溯性投票」外,更應針對未來施政規劃多加著墨,並適時置入較具體的內容步驟及作法,來強化「前瞻性投票」的動能,才能拉大與挑戰者的距離。

以蘇嘉全來說,謹守挑戰者攻擊策略,但攻擊火力也和小英一樣不慍不火,除了能烘托小英「非典型」形象,也一定程度能區隔民進黨選舉聲嘶力竭的傳統戰法;結論時他以「漂鳥計畫」與屏東執政「黑鮪魚」的實證,搭配民進黨會反省檢討,同時宣示保證小英執政後團隊一定清廉與效率,企圖以柔性方式來訴求政黨輪替。但是盲點除了兩岸政策論述的嚴密性之外,他和小英一樣皆保證執政團隊清廉與效率,試想,理性的中間選民怎可能那麼容易就會被蔡蘇在無任何實際舉證下輕鬆說服?在扁執政陰影未除之際,蔡蘇配既未提出亮眼的團隊名單、小英也未提出自己的治理績效,更沒有為國民黨對其「個性反覆」的批評進行反制澄清,即便蘇嘉全歷經豪華農舍事件後願以更高的道德標準來看待自己的言行;民進黨不全力彌補弱勢,只一味想以馬執政不好來呼籲換黨,豈不緣木求魚?

此外,蘇嘉全雖有針對「扁牌」消毒,但民進黨也該反思一下,為何國民黨會強攻扁牌?理由很簡單,因小英連要不要特赦扁都不敢說,和扁一直切不開,難怪對手一直抓著這個痛腳猛打。

至於林瑞雄,表現雖和吳蘇仍有一段差距,但他畢竟從之前造成輿論譁然的「電磁波」議題中掙脫開來,他整場面帶微笑,形塑個人特質,也會針對宋楚瑜的兩岸政策多所著墨;然可惜的是,上場辯論宋好不容易開闢的民生議題戰線與「三中」目標群眾,林瑞雄並未深耕,也並未針對自己的優勢,如公衛或疾病防治政策多著墨,是以選民對其備位元首的想像,恐會有較大的侷限性。(作者為文化大學廣告系副教授)

#印象 #優勢 #策略 #扁牌 #強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