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人十四日深夜自美返國,閱讀中國時報十二月十二日A十一版的報導,發現其內容過度濃縮與剪接,已與本人在華府所講述的內容差距甚大。以下四個重點說明:

一、本人所提研究計畫,係經民主基金會通過補助的申請案。計畫的名稱為「台灣光復初期民主實況及其現代詮釋」。二二八事件誠為其間第一大事,但非計畫名稱。

二、研究成果將於明年一月底定稿,而非本月份。目前完成的僅係初稿,共七十餘萬字,將在未來一個半月進一步修改。

三、本人曾撰文多篇,細述基督教在辛亥革命中具有關鍵性地位,是一種敘述以及討論,但絕非「批評」。辛亥革命的基督教性格,是歷史的事實,本人係以非教徒的身分,客觀證明其存在,而無主觀的批判之意。

四、本人華府演講的主軸,其為光復初期的台灣,百花齊放,言論、集會、結社均極自由,故有共產主義、三民主義並存,以及託管論、自治論,甚至台灣獨立、「興華民國」等主張。

#華府 #本人 #辛亥革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