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鳳呈祥牙球。(記者余兆宇攝)
▲龍鳳呈祥牙球。(記者余兆宇攝)
▲栩栩如生的牙雕。(記者余兆宇攝)
▲栩栩如生的牙雕。(記者余兆宇攝)
▲參觀者欣賞人物牙雕,充滿好奇。(記者余兆宇攝)
▲參觀者欣賞人物牙雕,充滿好奇。(記者余兆宇攝)

12月13日,被同行贈予「神雕」雅號的澳門鄉親吳志偉,在中山市博物館展出了自己沉浸牙雕創作30多年的80餘件精品之作。其中被譽為嶺南牙雕一絕的「龍鳳呈祥牙球」,原為一整個實體猛牙,直徑僅有19cm,裡外卻被雕出了整整40層,每層薄如絲紙,且能自動旋轉。參觀的民眾無不對吳志偉的作品嘖嘖稱奇。然而時光回到32年前,只懂畫點公仔的吳志偉還曾被牙雕師傅拒絕收徒。

偷渡澳門 苦學牙雕

1979年,出身中山坦洲農村貧寒家庭的22歲青年吳志偉,剛高中畢業就跟隨著當時的偷渡潮,「一身短褲」游到了澳門。初到澳門,他做的第一份工作是在彩瓷上塗畫,後來輾轉通過朋友介紹到一家牙雕廠應聘。然而,相較於廠裡15、16歲的學徒來說,當時22歲的他已經是這個行業內的大齡青年了,師傅覺得他沒多大的培養價值。但吳志偉再三請求,畫了幾個公仔,師傅看後才最終點頭收了這個「大」徒弟。

三年牙雕學徒生涯,吳志偉用了一個字形容:「熬」。月收入只有50多元人民幣,用他的話來說是「喝涼茶都不夠」。因此,他白天學習牙雕,晚上還兼職做回老本行掙點零花錢,每天幹活15、16個小時,但吳志偉並未覺得苦。「從一開始我就認定這相當於一項投資,學成後肯定有回報。」他說,僅僅用了一年半,他就把別人需要3年才能學到的牙雕技術學成了。

3年滿師後,他在澳門開了一家面積僅50餘平方米的牙雕山寨廠,正式開始了此後近30年的藝術生涯。

自詡夜鬼 執著藝術

接觸牙雕30多年,時間在吳志偉的雙手留下明顯的印記。在右手中指的第一節關節處,由於經常握持電鑽,留下了厚厚的一層繭。

吳志偉說,牙雕這個行業很苦,學會一道工序短則一個多月,長則2、3年,整個流程起碼要20至30年才能說完全學到家。當年和他在澳門一起做牙雕的有數千人,而如今只剩下連吳志偉在內屈指可數的3個人。而在這3個人中,吳志偉的創作道路最為成功。

和大多數搞藝術的人一樣,吳志偉也多在夜晚創作,他也因此稱自己為「夜鬼」。由於牙雕所用材料為藏於地底下數萬年的猛,其材質易氧化,在雕刻時很容易會出現裂紋,一個優秀的牙雕師傅必須能夠根據裂紋設計圖案,讓裂紋在作品中存而不顯。這也是最為考驗功力的地方。「搞牙雕要和作品交流,要在內心回味,要反複思考。」吳志偉說,自己創作的每一個作品,無論在什麼地方遇見,他都能一眼認出。

正源於吳志偉的這番用心,他所取得的藝術成就在業界聲名鵲起,同行於是贈他「神雕」雅號。其作品漂洋過海,被收藏家所珍視。在30多年創作中,他獲獎無數,其中耗材超過150公斤,長3.5米,創作時間超過5年的大型古牙雕作品「五百羅漢」,在去年8月被大陸國家工藝美術最高殿堂中國工藝美術館永久收藏。

#公仔 #作品 #雅號 #澳門 #裂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