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眼又屆歲末年終,去年此時,我們誠心祝願,朝野能在建國百年共同營造正向循環的力量。怎奈,事與願違,台灣社會不僅未正視「三小」之害,反而在朝野無日無之的互控與內耗下,一寸一寸解構全體的信任機制!

當前台灣社會存在的「三小」之害為何?其一是政治人物輕忽「為天下人謀永福」的職責,「但問小是小非,少問大是大非」;其二是「小我極大化,大我極小化」,濫用言論自由,假正義之名牟取私利;其三是媒體「做小第四權」,為了收視率,報導但求八卦聳動羶色腥。「宇昌案」對上「富邦案」,以及華視「梁春姬」事件,正是「三小」為害更甚以往的明確例證。

先說「梁春姬」事件,在國際間慎重評估北韓最高領導人金正日猝死的政局衝擊之際,華視新聞竟令主播模仿北韓主播李春姬,以「梁春姬」怪腔怪調播報國內大選新聞。據聞,華視新聞高層在第一時間還對此創意頗為自豪,等到隔日輿論一片撻伐,才知道事情鬧大而倉促請辭。

這些年,國內媒體競爭激烈,八卦刊物侵台後,生態更為之丕變。在新媒體高薪利誘下,原本有為有守的從業人員,淪為面目全非的嗜血狗仔,導致社會地位嚴重受損;業者唯收視率與業績是問,新聞與戲劇的界線益趨模糊,將身為「第四權」應盡的社會責任拋諸腦後。因此,「梁春姬」事件並非特例,而是媒體自棄專業的成百上千個例子之一。

然而,「梁春姬」事件之所以引人側目,在於華視隸屬於公廣集團,而公視是相當於日本NHK、英國BBC的中道電視台。且不論公視成立以來的經營權糾紛,當國內主流與非主流媒體競趨媚俗,公視新聞堅持不羶不腥,可謂一股清流。如今卻坐任同集團的華視新聞嘩眾取寵,棄守新聞專業,怎不令人搖頭?

身為日本的公共電視台,NHK始終中規中矩,扮演著凝聚社會共識的力量。每年大手筆製作的大河劇,旨在充實全民的歷史內涵;每早電視小說劇則多以勵志故事激發觀眾向上。每年紅白大賽,更是最老牌的守歲節目,即使面對時代變遷與同業競爭,也不輕易放棄傳統;今年日本遭逢311大震侵襲,紅白大賽以「歌唱明天」為主題,希望鼓舞日本人忘卻傷痛的2011,迎向嶄新的2012。日本當然也有羶色腥的媒體,但主流媒體大多堅守分寸,不忘「第四權」的使命。

中規中矩、正面表述、尊重專業、因循傳統,對某些人而言,意味著「無聊、守成、八股、愚蠢」,卻正是維持社會穩定與互信的要素。相對於日本人積極營造一個可信賴的公共領域,台灣人則勇於對公共領域丟石頭。殊不知這種求新、求變、求快、求爽的行徑,到頭來是損人不利己,甚而危及社會的信任機制。

再舉大學生以「被外星人抓走」請假過關事件為例,輿論一片批評審核人員打混離譜,卻鮮見有人譴責學生視校規為無物。合理推測,在臉書張貼這張外星人假單的人不會是承辦員。假單審核基於信任機制,百密一疏,就像校對抓錯字,抓到的錯字一定比漏抓的多,偏偏「漏抓」之舉被放大檢討。結果會如何呢?審核者與學生間的信任機制沒有了,未來從嚴核假,吃虧的又是誰?如今各級校園內,學生權高張(因為有不饒人的父母撐腰),師道不彰,老師又容易成為「獵巫」對象,結果又會如何呢?師生間的信任機制沒有了,未來「客氣」相待,少了作之師的熱情,吃虧的又是誰?

「梁春姬」事件固然重傷華視,但媒體生態惡質化,反映的正是台灣閱聽人的心態與素質。同業與閱聽人在譴責華視的同時,可曾反躬自省:「今後不該再標新立異、見獵心喜!」

「宇昌案」對上「富邦案」,則是典型的選舉烏賊新聞操作,雙方有理說不清,又互斥不尊重專業。殊不知,這個社會不尊重專業與權威久矣,前有紅十字會對日賑災、夢想家事件,被政治人物各取所需地操弄一時,事件過後,還有多少人真正關心賑災績效與藝術何價?如今,「宇昌案」對上「富邦案」,又是政治人物與萬事通名嘴「殺雞取卵」的傑作,以破壞大眾對公領域的信任,換取小我的私利與勝選。

「三小」之害動搖了這個社會的信任機制,誰能扮演撥亂反正的的中道力量?古云:「國家興亡,匹夫有責」,於今思之,真是有大智慧!

#梁春姬 #媒體 #事件 #學生 #信任機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