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讓音樂回家」,創作歌手林生祥十多年前選擇以月琴創作,今日又為了讓台灣音樂走向國際,不停改造月琴,並藉引家鄉美濃最重要的月光山,為這個新式月琴命名為「月光」,英文是「moon mountain」。如同鋼琴和吉他,月琴也開始有自己的品牌。

學生時期就參加樂團的林生祥,在家鄉第一次登場唱客家山歌,卻落得一場難堪,鄉親不接受,酒醉男子怒吼:「給三山國王獻唱,怎麼可以沒有鑼鼓、嗩吶?」儘管挫折,但也促使林生祥反思自己的音樂,交工樂隊組成時,他選擇以月琴當伴奏樂器。

不過,林生祥並不會彈月琴。「我很喜歡陳達,所以聽他的第一張專輯自學。」憑著吉他基礎,林生祥摸索著僅只兩條絃的月琴,抓音找和弦,終於克服難關,然而下一個難關等著他:月琴的音準不穩定,易受影響而變化。於是,他動手為月琴裝上了吉他的旋紐以校正音準,這是他第一次「微調」月琴。

交工樂隊解散後,林生祥丟開月琴跑去日本學三線,「因為對月琴沒有新的想法。」但在製作《大地書房》時,他又尋回月琴創作的思路,希望能增厚傳統音色,於是,又再次改造月琴。這次,改動的幅度相當大,除了一些設備的增添,還因嫻熟三線而多加一條弦,並還替換了一條古典吉他尼龍弦以增加張力,甚至,還改變了琴格和琴頸,看起來簡直像吉他,「但音準了,聲音也不再被其他樂器吃掉。」

「如果只為了守住傳統,就無法為音樂創造新生命。」沒有造琴知識的林生祥以土法煉鋼的方式,摸索著琴音壓上琴格,嘗試著各種可能,「我在這當中犯了不少錯,但犯錯才讓我瞭解樂器的製造原理。」

林生祥的努力,不僅為了豐富月琴的音色和音樂性,也是為了讓台灣的傳統走上國際,和世界音樂接軌。時常和各國音樂人交流的林生祥,總是思考著如何和他人一樣能夠彰顯自己的文化特色,改造後的三弦月琴就是他的「武器」,如今即便重新彈奏六條弦的吉他,也能展現宛如同時使用兩把月琴的風格特色。對他而言,導入科學概念的月琴改造,是為了和世界各國的樂器對話,「全球化不是意味著規格化,而是彰顯自己的文化。」

#音準 #一次 #改造 #音樂 #林生祥 #摸索 #樂器 #音色 #創作 #傳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