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溼的次生林也常有罕見的筆筒樹林相。⊙劉克襄/攝影
▲潮溼的次生林也常有罕見的筆筒樹林相。⊙劉克襄/攝影
▲典雅的砂岩步道。⊙劉克襄/攝影
▲典雅的砂岩步道。⊙劉克襄/攝影

要談此丘,先得描述鷺鷥山。

鷺鷥山依畔大湖公園,山水相映,蒼翠連天。昔時乃灌溉埤塘,今為內湖地標風景,兼重要遊憩區。喜愛郊遊健行者,遊湖之外,總愛順勢登頂,享受一日之悠閒。

鷺鷥山登口在湖之東側,老公祠和福德祠並立著。一路拾級,皆為砂岩鋪陳的開闊石階。因是埤塘之山,林相保護較好,沿途次生林蓊鬱,蕨類暗發,隱隱滲出溼濡。在台北郊山裡,堪稱好景之地,只可惜山頂視野欠缺。由此南下,山腳腹地有菜畦耕作,蕉林蔗園,頗有小小鄉野的清幽。

一般人大抵在此結束行程,甚少遊客注意到,山後有山。鷺鷥山已公園化,後頭之山卻保留了草莽的風味。它叫灣仔山,相信多數人是第一回聽到。此二山緊鄰,地理風貌卻大不同。前山潮溼,後山乾燥。小小的地域竟有如此差異,也算一奇。

像灣仔山,這類海拔不到百公尺的尋常小丘,在台北盆地周遭,還有不少座。因林相呈亞熱帶之斑駁和複雜,不具松柏的簡單之美,常被大家疏忽。早年遂冤枉地成為公墓安厝之區,晚近則成為公寓大樓興建的位置,山地公然被濫墾濫伐,成為住家的水泥森林。如今因山坡地管制,容或有保留完整之區,但也很少人注意它們在城市的功能。唯有少數好奇的山友,或者採藥務農之人,才會走進裡頭。

很多大都會都有廣闊的綠林,做為城市的緩衝空間。比如柏林,周遭密覆著廣袤的平地森林。近鄰的香港,也有大半面積的郊野公園環繞。台北呢?除了環繞盆地周遭的山頭,一些跟社區公寓形成枝椏交錯的小丘小山,其呈現的次生林內涵,恐怕更值得我們重視。

十多年前,我曾長時滯留文山一處無名的丘陵,擅自取名小綠山。在那兒我記錄了三年的動植物相,被其生態之豐富所驚豔。一個海拔不過六十公尺,面積只及三分之一大安森林公園的小山。鳥類七十三種,蝴蝶五十四種、蜻蜓也有三十多種。如此精彩地內涵,十足是個天然的博物館。這類熱帶小山才是台北之肺,盆地之心。

再以灣仔山為例,它約有大安森林公園六七倍大。山路都是泥土落葉之徑,翻越都得一個小時。我們竟忽略它的存在,這不是很可笑嗎?這些台北非地標型的小山,百年前想必常遭砍伐,如今過了三四個年代的休息,重新蓊鬱起來。以相思樹為主的外貌,乍看尋常,裡面卻隱藏驚奇。

因為很少人進入,林子裡蔓草叢生,泥土鬆軟,裡面摻雜著泥土、落葉和野草的各種氣息。深入林心,自然奇景更是沛然蘊生。比如板根現象的大樹、龐然的雀榕,以及粗壯的樟樹林立。那種原始和草莽,絕非森林公園的氣息。一個小山在擁擠的城市裡,還能如此堅韌而林相蔥蘢地蔓發,最教人感動。

像灣仔山這樣的非公園小山,為我們保留了某一階段的盆地森林內涵,更是一個微型區域的環境調節機,減緩了我們的環境過度城市化。它也自行蓊鬱,蘊育多樣物種。台北小山美學,於焉誕生。

#台北 #森林 #林公園 #鷺鷥 #盆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