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多年前首次踏上了新疆的土地。那時為了從美國飛到烏魯木齊,前後3次轉機,先從大型噴射客機轉小型客機,再從小型客機轉雙螺旋槳飛機,花了20多小時才抵達。

行前被再三叮嚀,不要拿美國的生活水準與當地比較,要隨時準備應付各種不可思議的情況,並包容不夠體貼的服務態度。果然在最後一段航程上,同行中有人的座位安全帶綁不起來,我也坐到勾破牛仔褲的椅子。但我們幸運地遇到一名體貼的空姐,她馬上致歉並更換座位,還送大家印有航空公司符號的小紀念品。雖然飛機出現這種離譜的狀況,但團員都說空姐的服務態度不會比美國遜色。

在當地官方人員的陪同下參觀了天文台、冰河觀測站、衛星訊號站等許多單位,這些先進設備與美國的並無二致。晚上入住的據說是當地唯一的五星級飯店,有金碧輝煌的卡拉OK與舞廳、酒吧,讓見多識廣的這些旅客也咋舌。

但離開了飯店與大學的範圍,車子很快就會從平整的水泥路面走到坑坑洞洞的碎石子路,路邊漢人與維吾爾族人的臉孔交錯,馬上提醒我們依然是身在一個廣闊大陸的內地。

某個自由活動日,有人問導遊迷路了怎麼辦,當地導遊露出可愛的笑容,說白天只要找個開闊的地方往四面八方看,唯一聳立的高樓層建物就是這棟飯店。那晚上呢?天黑看不到地平線,飯店生意還很少,高樓層並沒有開燈呢?「那就更簡單了」導遊笑著繼續說:「跟著當地人走就好,挑那種看起來剛吃過晚飯的一家人,跟著他們走就會回來飯店了。」

原來當地晚上除了夜市,並沒有其他娛樂,這間新完工的飯店前面廣場有一個人工噴泉,晚上會打七彩燈光,炎炎夏日時,當地居民會在晚餐後到戶外散步消暑,總是聚集到這個廣場上,大家席地坐下,邊聊天邊欣賞噴泉。

為了親眼見證導遊所說的這番話,我們黃昏時在市場大啖羊肉後,刻意在街上觀察人群的動向。我們挑了看來最像一家人的小團體,跟隨他們的腳步,幾分鐘後發現人潮慢慢匯集在一起,不到一刻鐘,我們前後左右就都是人群了。但畢竟我們的穿著打扮還是跟當地漢人有異,更何況中間還夾著幾個金髮白膚的美國人,當地人不敢靠我們太近。直到一位30多歲的漢人主動上前跟我們攀談,當地人發現我們有人可以說華語,就開始七嘴八舌的提問,問我們為何來這裡?從哪裡來的?在美國做什麼工作?賺多少錢?住在那間大飯店裡面感覺怎樣?雖然當地人的表情與目光都充滿友善,這樣率直的問話還是讓我們幾乎招架不住,幸好人潮已經走到飯店前,道聲歉後我們趕緊躲入飯店。

沐浴完畢後,噴泉前的人潮還沒散去,我們兩三人又走回到廣場,跟著當地人席地而坐,學習從他們的角度欣賞噴泉上單純的水花與燈光交舞。我們談新疆的狀闊風景,聊新疆人的豪邁與淳樸。如此一個噴泉放在美國任何城市,都很難讓我們駐足觀賞,這一夜我們卻凝視到深夜,心靈重新獲得洗滌,不自覺的跟周遭寧靜祥和的氣氛融合在一起。

這幾年聽聞去過新疆的朋友說道,烏魯木齊已有美式速食與國際量販店進駐,國際級酒店數目不再屈指可數,地平線上高樓林立,水泥道路跟網際網路都已四通八達,我心中便不斷有聲音呼喚,再去親眼看一次吧!如今我還是會想起當年那些認識的烏魯木齊居民,是否大家都依然平安?夜間散步的人群還在不在呢?

#人潮 #美國 #新疆 #導遊 #廣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