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9年毛澤東在延安和八路軍部分幹部合影。前左2為鄧小平。(新華社)
1939年毛澤東在延安和八路軍部分幹部合影。前左2為鄧小平。(新華社)

他學會了犁地,還學會了種洋芋,像大家一樣脖子上掛著個布袋,一手抓糞,一手點種。

毛岸英的歸來,19年後的第一次父子相逢,使從1945年11月就開始患植物神經失調症的毛澤東,心情和身體似乎一下子好了許多,精神倍爽,病除大半。並在當日揮毫潑墨,給遠在蘇聯的毛岸青寫了一封信,抬頭就稱「岸青,我的親愛的兒」,憐子之心躍然紙上。

得乃父真傳

19年,魂牽夢縈掛肚牽腸的7千個日日夜夜,父子終於重逢,毛澤東怎能不高興,他仔細打量著這個英俊的小夥子,魁梧的身材,開闊的眉宇,他怎能不發自心底地感到快慰,他簡直是滿意極了!第一天,毛澤東就特意吩咐做了幾樣菜,慶賀父子倆苦別之後的團聚。懂俄語、英語、德語,穿著蘇軍呢子制服和馬靴,會跳交誼舞,寫得一手無師自通又得乃父真傳的狂草,為人處世大方開朗不拘小節的毛岸英,在延安確實顯得很「洋氣」。但毛澤東對自己的兒子要求非常嚴格。

父子倆在一起只吃了兩天飯,毛澤東便要毛岸英到機關食堂吃大灶。父親提醒他說:延安雖「土」,但這裡是中國革命的「聖地」,到處都有「真人」,不要「顯擺」自己。毛岸英深深懂得父親的教誨,完全明白父親的用心,逐漸從瞭解、理解、認同與敬重,走向了能夠與父親進行思想的交融與溝通。

有一天,毛澤東把毛岸英喊去,父子倆坐在王家坪院子的槐樹下交談。毛澤東在詢問岸英在蘇聯的學習情況後,說:「你在蘇聯長大,對國內生活不熟悉。在蘇聯大學讀書,住的是洋學堂,我們中國還有個學堂,這就是農業大學、勞動大學。」

毛岸英對父親的話心領神會,高興地說:「我願意向農民學習。」

不久,毛澤東把岸英介紹給當時著名的勞動模範吳滿有,讓他到吳家學種地,上「勞動大學」。毛澤東對岸英說:「這就是校長,你過去吃的是麵包牛奶,回來要吃中國的小米,可養人嘍!」又指著岸英笑著對吳說:「我現在給你送來一個學生,他住過外國的大學,沒住過中國的大學。」

聽毛澤東這麼說,吳滿有似乎有些受寵若驚,說:「咱叫什麼大學?咱啥也不懂。」

毛澤東誠懇地說:「他還是個娃娃,我就拜託給你了,你要教他種地嘛。告訴他,莊稼怎樣種出來的,怎樣多打糧食。」

「這我還行。」吳滿有高興地答應了。

幾天後,岸英按父親的吩咐,他脫去大頭皮鞋,換上父親送給他的硬幫布鞋,穿上父親穿過的已不知打了多少補丁的灰布棉襖,背上隨身衣服、鋪蓋和一斗多小米,步行20多里路,汗流浹背地來到了吳家棗園。從此,吃慣了洋麵包的毛岸英,和陝北的鄉親們一起同吃、同睡、同勞動,睡一樣的土炕,幹一樣的農活。他時刻牢記著父親的囑咐,什麼活重,什麼活髒,就揀什麼活幹。他學會了犁地,還學會了種洋芋,像大家一樣脖子上掛著個布袋,一手抓糞,一手點種。他把學習得來的農業技術記在隨身所帶的本子上。歇息時,他還和鄉親們一起聊天讀報,有時晚上還教農民及孩子們識字,給小朋友們講故事,和農民兄弟打成一片。因此,鄉親們無論是大人還是小孩都非常喜歡他,樂意和他在一起。

毛岸英積極擺正自己的位置,自願穿起大褲襠的棉褲走進「勞動大學」,用布滿老繭的勤勞雙手換回了「畢業證書」。其間,他還經常出門去拜訪老革命、老同志,虛心地向他們討教。他參加土改工作隊,還抽時間翻譯出版了恩格斯的《法德農民問題》等論著。

50多天後,也就是1946年的夏天,蔣介石發動全面內戰,胡宗南部也正在加緊作進攻延安的部署,形勢越來越緊張。經毛澤東同意,村幹部決定送岸英回延安去。當他離開吳家棗園時,村幹部和男女老少同來送行,岸英戀戀不捨地離開了和他朝夕相處的鄉親。

岸英回到父親身邊,彙報了幾個月的收穫。見岸英一身灰土布褂子,頭上紮著白羊肚毛巾的英雄結,英俊的臉龐閃著黧黑的光芒。毛澤東上下打量著兒子,高興地說:「好啊!白胖子成了黑胖子嘍!」

不搞特殊化

在「勞動大學」畢業後,毛岸英被安排在中共中央宣傳部工作。為了瞭解中國歷史,增加對現實理解的深度,毛岸英自己制定了一個學習計劃,系統地學習哲學、馬列著作、中國歷史,尤其是現代史和中共黨史等。學習中,毛岸英堅持做讀書筆記,有問題就虛心向別人請教。此間,他還曾幫助曹靖華翻譯了《俄國資本主義的發展》一書。

在延安,毛岸英絲毫沒有因為自己是毛澤東的兒子而搞什麼特殊化,他穿的是一件舊軍大衣,住的和普通幹部群眾一樣,吃也是在機關的大食堂。要知道,那時延安有規定,凡是從蘇聯學習歸來的人,特別是高幹的愛人、子女,可以吃中灶。但岸英不肯,他堅持和大家一樣,他不能辜負父親對他的期望,他要把自己鍛鍊成一個瞭解中國國情、深知人民疾苦、能吃苦耐勞、意志頑強的人。1946年11月,毛岸英隨中宣部從延安撤到瓦窯堡一帶,把自己的勞動和學習心得寫信告訴了父親。

毛澤東在他53歲生日這天給岸英回了一信──

岸英兒:

來信兩封均收到。第二封信寫得很好,這表示較之你初回國時不但文字有進步,思想品質也有進步。你的那些工作是好的。堅持讀文章的計畫,很有必要,再讀一年也是好的。我身體比你走時更好些了。江青、李訥都如常。

祝你進步!

毛澤東

一九四六年 十二月廿六日

(待續)

#蘇聯 #大學 #父親 #學習 #毛澤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