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志揚這個名字,在每天如跑馬燈般快速出現與消失的新聞裡,明天過後,恐怕就沒有幾人會記得了。但,類似張志揚的這個人與這種事,卻每天都在台灣各地上演著,只不過是換個名字,換個時間與地點,換個激烈毀滅生命的辦法,在社會新聞博取版面,如寰宇搜奇般被媒體報導著。這些數不盡正在發生的悲劇,背後都指向並反映著這個問題:在充滿速食的環境裡,正有大量臺灣人的生命失焦了,這些人普遍搞不清自己活著的意義,不知如何懷抱著正確的生命態度來面對生活,其結果使得人的生命出現很大的危機。

問題的癥結,出自生命教育的良窳從來沒有被我們政府意識到這是影響國家發展,甚至國家安全的指標;從來沒有擬訂任何生命教育政策,來作為國家施政的重點項目。

當留日學生張志揚在日本把他的兩名女同學林芷瀅與朱立婕殘忍的殺害後再自殺,整個事件震驚日本社會後,難道不值得我們正在競選的三黨總統候選人在激烈廝殺的此刻,靜下來反省這個事實:沒有生命教育政策的國家,正因漠視生命教育的緣故,讓我們的國民置身在毫無安全感的社會裡,甚至把自己國家在面臨的問題帶到其他的國家,製造其他社會的危機!

如果國民沒有在就學階段養成正確的生命態度,當他出社會後,就很容易因為生命內涵的蒼白,不敵各種現實的引誘,而讓生命變色與變調。如果教育國民的過程只重視各類技術知識的培養,卻完全不討論生命該如何有意義的議題,這樣的國民組成的國家其素質很難不低落,素質低落的國民其結果就是各種光怪陸離的事情,整日在社會有如群魔亂舞般,相互傷害著彼此的生命。如果生命因為沒有教育,導致各種悲劇新聞已頻繁出現到讓人感覺麻木,政府更應該責無旁貸的提出具有前瞻性與務實性的生命教育政策,來挽救這個國家的日漸沉淪。

教育部宣布十二年國教即將在民國一○三年實施,直到目前為止,我們只看見政府不斷在著墨該如何評量與分發的議題,卻絲毫看不見十二年國民義務教育的特色,並讓我們瞭解這到底跟過去已經證實失敗的教育改革有什麼不同。

看見三黨候選人都正在為各自政治生命的存亡絕續做最激烈的奮鬥,我只想輕輕告訴他們這點很卑微的聲音:誰願意提出擘畫這個國家未來前景的生命教育政策,將解決我們國民普遍生命活得毫無意義與尊嚴的問題,視作影響國家發展與國家安全的大事,誰就會擁有光明燦爛的政治生命!請政治家告訴我,你的回答。(作者為臺灣大學生命教育中心學術社群教師)

#國民 #生命教育 #張志揚 #教育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