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少藝考培訓班都是「作坊式」,每到藝考期間就召集幾個人湊成一個「草台班子」,但其實他們根本沒有那麼多門路,只是能矇就矇,矇不過就招搖撞騙。

農曆年前是大陸大學藝術類招生考試的關鍵時期,考生只要通過各大學單獨舉行的術科考試,幾乎等於邁進大學大門。由於藝術類招生對文化課(即國、英、數、史地等科目)分數要求不高,不少考生為了擠進大學窄門,即使非科班出身也臨時惡補表演、繪畫、音樂等,相關補習班因此如雨後春筍般出現。

驚人高學費父母不手軟

據《工人日報》報導,近年來出現大量藝術類考前輔導機構,不僅學費高得驚人,還經常打包票「可以和學校招生人員搭上線」;不過,往往愈敢開價打包票者,可信度愈低。

北京某大學播音主持系大三生張菲(化名)說,每年這個時候都會接到很多考前輔導「活兒」,對象是各地報考該校播音主持系的考生:「只要提供考試經驗、主考老師喜好,再給點建議和培訓,一次就有800到1000元(人民幣,下同)。」

張菲發現,很多參加輔導的考生毫無基礎,能力平平,「說白了就是想逃避文化課考試的激烈競爭,想找『關係』;找我們臨時輔導是怕考場上太難看,說不過去。」一些家長甚至直接告訴她,已經找了人幫忙,問她是否還能聯繫其他系上老師,並暗示「不會讓妳白忙活」。

一位家長說,孩子今年準備參加美術類考試,但沒有基礎,聽別人說,培訓班和藝術院校招生人員有「關係」,只要上了培訓班「速成」一下,通常都能考上。

藝考培訓班臨時湊班子

短期培訓班只提供了一些影印粗糙的輔導資料、各種科系的培訓課程和一些在校生的輔導,短短10幾天就要價5000元。雖然學費高得驚人,他還是眼都不眨地把學費交了,根本沒想過查看辦學品質。

另一位北京家長張先生在孩子術科考試期間也不能免俗地到處找關係,還給了某個培訓班負責人8萬元當做「運作費」;從考試到放榜的期間,對方不斷約他請人吃飯,由他埋單,有時一次消費幾千元。

最終張先生兒子靠自己實力考上一所省外藝術學院,而北京這邊卻一點消息都沒有,他才發現自己被騙,動用各方力量讓對方退還了4萬元,「其他的錢都打了水漂。」

藝考不公開亂象根源

一位從事多年藝考培訓的老師透露,不少藝考培訓班都是「作坊式」,每到藝考期間就召集幾個人湊成一個「草台班子」,但他們其實根本沒有那麼多門路,只是能矇就矇,矇不過就招搖撞騙。

藝考培訓亂象引起相關部門高度重視,近日大陸教育部特地下發通知,要求各大學不得參與藝考培訓。

不少人指出,藝術類招生考試不公開、不透明,才是藝考培訓亂象的根源。中央音樂學院一位二胡老師曾公然揭露該校招生黑幕,北京傳媒類藝術院校博導胡姓教師也表示,有良知的藝術院校教師對所謂招生黑幕都深惡痛絕,「藝術院校不能夠背上黑幕的名字,要對學生負責,也要對學院負責。」

他表示,招生仲介有的是院校畢業生,有的是某某領導和老師的朋友,有的甚至什麼都不是,只是個所謂的圈內人士;有人做仲介收取好處,有人騙了錢就快閃:「這類人最難杜絕,每年都有,而且愈敢開價打包票者可信度愈低。」

一些大學已經採取行動,南京一所藝術校院明文規定,考試前後幾天,任何教師不得隨意外出,不得隨意與外界聯繫,考試進行當中不許打電話、收發簡訊等;評分過高或過低都不計入成績。

#大學 #輔導 #藝術類 #培訓班 #考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