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總統大選有很多觀察角度,大部分人會說是九二共識對決台灣共識,國民黨強調是「清廉對貪腐」,就如同民進黨認為是「無能對能力」。但是我個人喜歡的觀點則是「市井小民對大財閥」,尤其是到了選戰後期,這項對比更為明顯,隨著越來越多的大企業老闆站出來支持馬英九,甚至疾言厲色地要選民「自負後果」,蔡英文能夠依靠就只有小百姓了。

推動民進黨三隻小豬運動的力量是一股積蓄已久的廣大民怨。在晚近以來,許多台灣人民真正有感的經驗是,這個社會越來越朝向「贏者通吃」的形態。當企業面臨經營困難,政府幫他們紓困擔保;當企業需要土地,政府則是派出推土機,驅趕農民。受薪階級感受到是實質薪水縮水:要保有飯碗,他們必得冒著過勞死的風險,拚命血汗工作;要不然就得放無薪假,喝西北風。

換言之,我們的政府給與有錢人「社會主義」的溫暖與保護,對於窮人則是施於「資本主義」的紀律,任他們自行承擔失敗的後果。

蔡英文的十年政綱提出了許多進步性的思維,包括公共住宅、不動產實價課稅、公共托育、公立大學生過半、生態民主等。這些理念倒不見得是如某報社論所說的具有「台獨特色的社會主義」,但是積極面對市場經濟所導致不公平後果,以具有重分配精神的措施來因應,是非常明顯的,也是符合社會民主的傳統路線。事實上,這一次民進黨不打悲情牌、不高舉反中情結,卻能取得大幅超越二○○八年的成績,是不可以忽略這個因素。

更進一步來看,公平正義的訴求其實很大幅度修正了扁政府的路線。無論是從初期「拚經濟」到後來的「大溫暖、大投資」,民進黨執政時期採取的是一條發展主義的道路,亦即是將經濟成長視為解決一切問題的手段。為了促進財團投資,環評的「絆腳石」要被搬開、社福要暫緩。為了提升金融業競爭力,二次金改的結果卻是赤裸裸的官商勾結,以及民眾金融服務權的損失。誠如許多社運人士所批判的,在發展主義主導下的民進黨,看起來已經與傳統國民黨沒有什麼兩樣。在核四、樂生、國光石化等議題上,「藍綠共業」的說法也的確有幾分真實性。

從這個角度來看,前高雄縣長楊秋興的政治轉變是有跡可循的。在一九八八年,從政之前的楊秋興是高雄縣環保聯盟會長。在林園事件發生時,他曾站在宣傳車上,大聲抗議工業區的汙染。但是在二○○一年當選縣長之後,楊秋興卻是積極招商。二○○五~二○○八年間的中油三輕更新計畫曾是他引以為傲的政績,但是在林園當地引發了大規模的反彈。很多人認為,楊秋興由綠轉藍是著眼於選舉的政治機會。更準確的說法是,一旦全盤接受了發展主義的世界觀,綠藍的差異就不再是無法踰越的鴻溝。

追根究柢而言,公平正義與發展主義所呈現的台灣圖像是截然對立的。前者預見是一種尊重個人差異、但是卻能彼此扶持的社會,而後者則是想像一個叢林法則支配的國度,在其中強者可以掠奪一切。很顯然,小英旋風有很大一部分是來自於前一種願景的道德號召,才激發出支持者的熱情。

因此,在接下來民進黨主席人選,天王與世代都不應是重點。真正的關鍵在於,誰最能承續公平正義的想像,誰最能深化這條政治路線,說服左右徬徨的選民,讓他們卸除心中的恐懼。(作者為台灣大學社會學系教授,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發起人)

#公平正義 #政治 #主義 #差異 #楊秋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