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年驚險而過,總統大選結束,美國、北京,乃至瞪大了眼觀選的國際社會都鬆了一口氣,未來四年,台海週邊猶能維持穩定,選後大過年,眾人相見真要相互道聲「恭喜」,因為選舉結果基本「維持現狀」,牽動政局變動幅度有限,政府部門可以集中心力因應全球財經變局。

總說新年新氣象,但是,甚少有像今年的景況般,還沒開年就看到「新氣象」如此令人不安。歐債危機從去年下半年就一波接一波,衝擊全球,年前甚至九國債信評等遭到調降,沒有人能估算歐債風暴影響到底有多廣多深,拖延的日子到底有多長?這次會是全球景氣二次衰退?還是可能延續十年的二次大蕭條?

「最值得恐懼的,其實是恐懼本身。」這句世界第一次大蕭條年代美國總統羅斯福用以激勵人心的名句,幾乎人人會背,但是,這一次我們還能靠這句話度過危機嗎?鴻海董事長郭台銘在年節前馬不停蹄專機來回世界各地,一天工作時數超過十六個小時,他誠實以告,「從來沒看過這個情況。」郭台銘忙碌為的是上半年的訂單,過去同時間他總是忙著下半年的訂單。

企業界對景氣冷暖的警覺總是遠遠超過政府,當科學園區無薪假又重新浮上檯面,企業界老闆們幾乎沒有選擇的必須支持可以維持兩岸和平發展的政府,這個政府不懂財經沒關係,只要不在兩岸關係上橫生枝節造成震盪,他們自能闖出一條生路。這也是為什麼企業主會在大選前紛紛表態,大老闆們卑微的心願其實感映了一個事實:台灣真的可以不再要拚政治了,趕緊花點力氣拚經濟才是正途。

春節過後,馬政府五月就職前,內閣勢必改組,細數兩千年政黨輪替以來,扁政府八年沒有一位財經閣揆,全部係以政治路取勝,擺平了民進黨內的權力生態,卻讓台灣社會付出巨大的代價:失業率最高、貧富差距最大。

馬政府第一任起用具有科技與交通專業的劉兆玄擔任行政院長,不論副總統蕭萬長或副院長邱正雄都具有財經金稅專業,其意當然是拚經濟為上,劉內閣基本上不負重望,順利帶領台灣走過雷曼兄弟引爆的全球金融風暴。遺憾的是,莫拉克風災打亂馬英九總統的人事佈局,劉內閣一年多即更迭改組。

吳揆繼任行政院長,在國會穩住馬政府的腳步,但在財經面上卻仍有弱點,總統大選前,馬政府組成歐債危機對策小組,著眼於短期因應穩住股匯市,但是這顯然不足以應付可能逼人而至的全球二次衰退。此時此刻,台灣需要真正穩住財經陣腳的專業團隊,廣納業界意見,找出因應方案並落實執行。

回顧過去,台灣自解嚴政治開放以來,除了前副總統蕭萬長擔任行政院長時期之外,已經長達數十多年沒有真正的「財經內閣」了,台灣拚出民主政治、政黨政治,也拚出統獨藍綠對立,忘了我們曾經攜手共創的經濟奇蹟,因為政治參與過熱,政黨對立愈難消弭,國會議事相對效率不彰,嚴重拖延政府施政效能。

馬政府既已順利當選,第二任已無連任壓力,自當放手施為,不能再瞻前顧後。更重要的,馬政府第一任備受批評的國會議事效能必須有效改變,否則難以改變民眾對執政團隊的惡感,春節過後,新一屆國會成軍,龍頭改選即將拍板定案,沒有四分之三的超高席次,但國民黨過半,加上泛藍親民黨與無黨籍盟友的六席,依舊可以掌握國會議事主導權。

新年新希望,龍年新願景,期待一個嶄新的財經內閣搭配氣象一新的國會,為台灣創造一個危機中有轉機的未來。

#國會議事 #專業 #穩住 #馬政府 #訂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