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二十五年前,開始在巴黎把吃喝當成生活大事起,我就有計劃地要吃遍巴黎重要的Brasserie,但別以為去過巴黎三十來回的我,想達成這樣的任務很容易,巴黎是個太豐富的美食之都了,光是我手冊上列名要拜訪的Brasserie就有百來家,而我至今也不過拜訪了不到一半的Brasserie,為什麼會這樣?其實也因為我雖然有百來家的Brasserie名單有待上門,但我天生不是努力完成目標型的人,我喜歡去Brasserie,原因就是好享樂,因此不會讓自己太操勞地去享樂,我又不是美食記者,又沒有人逼我催我非要如何排吃喝行程,因此,儘管有時會一年去巴黎兩三回,有時兩三年去一趟巴黎,我都會按自己獨特的旅行節奏安排每天的飲食活動。

由於我都選擇住在巴黎左岸六區聖哲曼德佩一帶,我的早餐會在聖哲曼一帶換不同的咖啡館吃,選早餐的地方絕不只是為食物,通常都要找一大早可以讀報、靜心的地方,想想今天要做那些活動,如果當天又要看美術館又要逛街,估計自己會太累時,就不會安排自己去吃大餐,有時中餐只會吃法式三明治,晚餐則找簡樸的賣鄉土家常菜的小館放鬆吃喝。

如果心中有特別想去的Brasserie,尤其是那些列名歷史古蹟保護的大酒館時,我就不會把當天的行程安排得太緊,白天的活動會儘量鬆,例如去公園逛逛,下午到咖啡館讀點書寫點東西,保持心境的悠閒,因為我常年品嚐美食的經驗,發發心閒最重要,因此天下最難吃的就是應酬飯,即使是米其林三星廚師也救不了心不閒的食客,心不閒無法靜心,不靜心的人吃不到食物的真味。

除了要心閒外,吃東西也要體力,不可在身體太累情況下安排美食的行程,像觀光團那樣緊湊的午晚餐,就是我最極力避免的,在好好吃一頓飯前,我都會給自己回旅館休息兩三小時的閒暇,聽聽旅途上自己準備的爵士音樂,夏天洗個冷水澡,冬天泡個熱水澡,再在床上躺躺,寫寫日記,總之,就在自我感覺十分良好的狀態下,想想當天晚上要去名單上那家Brasserie用餐。

算算我在巴黎最常去的Brasserie,就屬在聖哲曼大道上的Brasserie Lipp和Vagenende,Lipp可說是巴黎十分典型的Brasserie,首先這家酒館的主人來自阿爾薩斯,是法國傳統啤酒屋的源頭,這家店在早期掛著的是萊茵河畔啤酒屋的招牌,後來轉賣過幾手,但奇怪的是後來的老闆不用自己的名字,反而改用創辦者之名Lipp為招牌,反而打響了招牌,今天著名的Lipp酒館建於一九二六年,其時雖是法國美好時代的尾聲,正是裝飾藝術(Art Deco)帶領二○年代風騷之時,Lipp奢華閃閃發光的鏡面中間鑲著銅邊,幾何圖形的細釉瓷板拼圖,再加上璀璨的吊燈,置身其間立即讓人歡悅起來,也容易引發出好胃口。

Lipp因位於聖哲曼有名的文學咖啡館花神與雙叟的正對面,又鄰近法國有名的伽里馬出版社,離政府機構也不遠,很快就成為事業有成的政界、文化界聚餐的所在,這裡最出名的傳統菜即阿爾薩斯的酸白菜豬肉、豬腳、煙肉、香腸等什錦拼盤,來餐廳裡的二分之一的客人幾乎都會叫這道菜,我也吃了快二十五年,迄今仍然覺得這家老酒館的品質一直保持的很好,尤其冬天的酸白菜做得不鹹不淡,特別清新可口,豬腳不肥不油入口細嫩又有彈性,煙三層肉肉汁口感俱珍,尤其是白肉香腸和燻腸配上馬鈴薯好吃極了,作家海明威特別喜歡Lipp,在《流動的饗宴》中常提起他來此喝啤酒吃香腸,像Lipp這樣的老店,日復一日快一百年都在賣差不多的食物,並不受米其林的欽釆,但米其林的本質其實是媒體,需要報導出奇佈新的東西,星級餐廳是新聞,每年發行的米其林新版要有話題,我不否認法式創意菜的價值,可以帶動餐飲界的創造能量,但人幹嘛天天看創意戲啊!在平常日子裡,熟悉的老戲更撫慰人心,對我而言,傳統菜就像傳統藝術,吃你熟悉的滋味,食物裡有懷舊時光的滋味。

#酒館 #巴黎 #Brasserie #米其林 #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