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寫文學經典,在女性主義作家、藝術家那裡已經蔚然成風。《茱麗小姐》是一個關於權力、色情和恥辱的故事,是一個女人對於愛情的信仰,結果被周圍所有人背叛的故事。因此,她們決定要重塑歷史。

化妝師把紅色顏料注在女演員的潔白衣裙上。舞台上,女演員「鮮血淋漓」地倒下,耷拉著高傲的脖子,完成一個優雅的死亡造型。斯特林堡的著名戲劇《茱麗小姐》,就這樣結束了。

茱麗小姐這一死,似乎是必然的。十九世紀的北歐,伯爵的女兒茱麗自小被她母親當作男孩子培養,養成了乖張而矛盾的性格。一個躁動的仲夏節之夜,在月光和酒精的作用下,美麗的小姐委身於對她覬覦已久的僕人讓,悲劇由此開始。茱麗沒有錢實現與讓一起私奔去瑞士的計劃,而讓卻因為和貴族小姐發生了肉體關係而獲得心理優越感,對茱麗表示了鄙視與不屑。最後,精神崩潰的茱麗別無選擇地拿起了刀。

電影版批判原著

一百多年來,《茱麗小姐》是斯特林堡作品中上演最多的劇本。不論導演們在舞台和影片中如何變換表現手法,也不論自殺的恐怖場面如何被人指責,沒有人懷疑茱麗必死這一點。斯特林堡曾寫過一篇關於《茱麗小姐》的人物分析,解釋自己的創作構思:羞恥的感覺基本上是貴族的特質,平民是缺乏這種感情的,所以小姐必須死,而讓卻會活下去。

這當然令一代又一代的北歐女性主義者大為氣惱。她們口誅筆伐,指責斯特林堡是憎恨女性的狂人,茱麗這樣具有現代性格的女性,因為對僕人產生肉體的欲望而潰敗,落入男權制度的陷阱而導致毀滅。

對當今年輕的女性藝術家來說,這樣的批判仍然是不夠的,於是她們拿起手中的攝影機,重新解讀並演出《茱麗小姐》一劇。最近,瑞典藝術家斯蒂娜.桑德隆德和幾個同行,正在紐約郊外的劇院製作一個藝術電影。這個被稱為《 She’s blonde like me 》的電影,將於2012年5月14日斯特林堡逝世一百周年紀念日上演。

兩性之間的戰爭

「拯救茱麗小姐」是這個藝術電影的主題。斯蒂娜的拯救方法是:改寫戲劇的結尾,試圖阻止茱麗自殺。除了有戲劇表演之外,這部電影還穿插了女性主義文學批評,又有紀錄片的因素。斯蒂娜邀請了美國的女性精神分析學家參與討論,各方提出問題,展開分析,尋找答案。

重新解讀被譽為「瑞典莎士比亞」的斯特林堡,是很有趣的。這些女性主義藝術家們認識到,男性和女性在性關係上從來就是不平等的,《茱麗小姐》是一個關於權力、色情和恥辱的故事,是一個女人對於愛情的信仰,結果被周圍所有人背叛的故事。因此,她們決定要重塑歷史。

在這之前一個世紀,斯特林堡的第一任妻子埃森,就在哥本哈根的試驗劇院飾演茱麗的角色。憑著女性的本能,埃森把茱麗演成了一個烈士,而不是丈夫筆下那個怪僻而瘋狂的女人,這令斯特林堡大為不滿。這對藝壇夫婦的婚姻,當時也像劇中人物一樣,處於兩性間的戰爭狀態。

經典文學新詮釋

改寫文學經典,在女性主義作家、藝術家那裡已經蔚然成風。改寫往往能顯示出女性的文化態度和社會立場。她們在充滿男權中心主義觀念的舊文本中,挖掘出歧視女性的男性霸權機制,顛覆植根於人心已久的觀念。例如,英國當代作家簡.裏斯就改寫了《簡愛》,讓小說中的瘋女人伯莎走出閣樓。

瑞典藝術家斯蒂娜希望在改寫中拯救茱麗小姐的生命、並讓茱麗繼續她和僕人的愛情。而另一位女性主義作家則相反,在改寫希臘神話奧菲斯的故事中,作家讓奧菲斯的妻子尤麗狄絲主動離開千辛萬苦尋找她的丈夫,回頭重返冥府。

#故事 #女性 #藝術家 #女性主義 #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