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閣揆公布內閣名單,教育部長將由中央大學校長蔣偉寧接任。面對外界質疑他是否能夠承擔十二年國教的重任,蔣校長表示,教育是百年大計,無法立竿見影,初步思考的方向,包括:提升高教競爭力、十二年國教務實上路、技職精緻化等幾個面向。個人覺得此一方向尚稱正確,但個人憂慮之處在於系出名門的部長是否真能瞭解非精英、後半段師生所面臨的問題。

筆者現服務於台南一偏鄉高職,由平日與學生互動間,可以發現三分之一以上學生的背景,不是新住民後代、單親、隔代教養,就是受到家暴、甚至性侵。他們所受到的教養與學科訓練不僅無法與所謂的「好學生」相比,甚至家中需要他們打工維持生計,或自謀學費及生活費。他們對一己未來的期望不高,每每見到上課打瞌睡的學生,心中不免為他們擔心、生氣。

筆者有一次為輔導欲辦理休學之進修部學生,多次去電仍無法聯繫到其家長,當晚開車載學生至其家中,一路閒聊中大約掌握她家近況;而蜿蜒的山路,從有路燈開到沒路燈,才瞭解為什麼這些未滿十八歲的孩子要無照騎乘機車,只因部分偏鄉一天只有兩班公車。到她家後,等候多時,只見其喝醉的父親返家倒頭便睡,看見她無奈的表情,大概知道單親且須負擔家計的她休學的真正原因。

而與此同屬弱勢或家庭失能的學生,在台灣偏遠鄉鎮並不在少數。偏鄉學校的校長與老師為了協助他們,除了教學行政工作外,尚須尋求外在資源。每每見到校長低頭哈腰爭取經費,導師為問題學生傷神,甚或犧牲休息時間,只為堅持「一個都不能少」的教育理念。這些只不過是偏鄉學校面臨問題的冰山一角,也絕不是教育部補助經費或增加硬體建設就能解決的,這些問題的解決不僅涉及到家庭與社會的結構,亦涉及教育最高主官心中所認知的教育圖象與理念。

當國家社會關注我國高等教育議題的同時,卻鮮少關注偏鄉學校及後半段學生真正的困境。他們或許因資源不足而學業成就較低,他們更或許是因出身或生活在一個永遠無法翻身如「地獄」般的家庭環境中,而使得他們不是智能無法發展,就是因受到身心的嚴重侵犯而出現人格扭曲的情況。但是,他們卻活生生地在我們四周,我們實在無法視而不見。其實這些孩子本性並不差,雖然眉宇間有著不成熟的桀傲不遜,但只要有關心他們的師長,他們心中仍會有善良種子的發芽滋長,而學校就是他們唯一的希望。

在M型化社會的兩端逐漸拉開之際,學生的程度與未來也會有天差地別的差距,如何縮短此種差距是國家不可逃避的責任。希望新任部長在思索教育未來藍圖之際,亦能為後半段程度較差及弱勢的學生,擘劃出百年大計,補上這塊為人所遺忘的拼圖。(作者為台南白河商工教官,成功大學博士生)

#後半段 #偏鄉 #單親 #校長 #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