套用兩岸三地超夯的《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僅以此文追憶自己、也許還有身邊很多同齡大陸七年級生共有的台灣記憶,儘管我們的大多數並沒有在台灣長期居住過。那些年,我開始認識台灣;這些年,去過台灣3次、愛上台灣,愛這塊美麗的土地、善良的人民和朋友。

廣播初遇開啟愛

「中央廣播電台,來自台灣的聲音」,1999年下半年,那時還流行卡帶隨身聽,晚上補習功課後打開它,第一次聽到那邊的聲音。那一年,大陸的執政黨建國50周年,兩岸分治50年。也許,從那時候開始起,我開始慢慢瞭解那一塊神奇的土地,也開始愛上那塊土地。一切的發生不會是偶然,而是偶然中的必然。

千禧年,台灣實現華人歷史上第一次的政權和平轉移,那一年,我14歲,開始在網路上看台灣、看那個在我們課本中「消失」的中華民國。

2002年,走進大學,進網咖的時間,除了玩一些弱智遊戲,看電影外,就是繼續研修台灣的課外學分。網路上,第一次聽見台語,明白了華人的政黨政治,瞭解了台灣的過去,至少我確定,歷史的真實可以不是課本上的版本。

2004年,有人說,那些年,台灣被撕裂、台灣傳統價值被破壞,但也很多人不認同。我想民主的社會,重要的是尊重每個人的自由思考,台灣的民主和社會的進步,需要淬鍊,需要每個人的參與。我們每個人,不管有無選舉權,都在改寫歷史。

2006年,20歲的我開始了近4年的歐洲求學和工作生涯。那一年安頓在學校宿舍後的第一天,我認識了人生第一位台灣朋友。

尊重歷史與差異

和台灣人交流的時候,我一直有一個原則,不去碰政治。我的個性在大學3年級後開始變化,不去爭,慢慢學會去聆聽,我不會把一些教條式的政治語言掛在嘴中,我會瞭解別人的歷史和過去,尊重歷史、尊重差異。這裡的歷史,其實是在我最近一次台灣之行,有位朋友的一句話讓我感受最深刻,「我們台灣人很悲哀,大陸地理背得比台灣本島自己的地理還要熟」,這一句話有人會有不同的解讀,但我知道這是深層次的國族認同差異和愛鄉土的渴望,任何人都不能說對養育自己的土地的熱愛是政治錯誤。而這一切,每個台灣人,都愛台灣,從我第一次踏上台灣土地,更深刻地確定了。

2008年,大陸有奧運,百年盛事,坦白說對我無感。但我知道,我對《海角七號》有感,對台語的感覺也更深,對墾丁的海、對那國境之南充滿了期待。

2009年的5月,第一次以中華民國大陸地區人民的身分,踏上了羈絆我10年的土地。大有巴士到君悅,轉搭小黃到了黃先生家,麻油雞是我的第一餐,通化街夜市和鹽水雞也是第一次,接下來的10天,台灣由西到東,由北到南,趴趴走。墾丁的民宿,推開房間的門,看著海,聽著浪,喝著台啤,夢終於實現了。那10天,我不會忘記,我也確信,我和台灣的連接會越來越深。

時隔2年,2011年,自由行的開放,這一年,我去了2次台灣,每一次的心情都不同,每次,我都很開心。8月27日,黃先生騎機車載我,台11到瑞港,到台9,穿越花東縱谷,時間更緊,海線到山線,也許還需要更多的時間,用自己的雙腳再走一遍。12月的台南,依然溫暖,還是和黃先生,兩天30攤台南小吃,挑戰了我們各自的記錄。

愛台族的台灣夢

愛台灣,不是愛這裡的美食。愛一塊土地,不能用觀光客的心。台灣是寶島,更可貴、更可愛的是那裡的人,儘管族群被政客利用過,但我堅信那是短暫的,歷史文化的積澱,讓這裡的人民愈發受世人尊敬。

身邊每一個去過的台灣的朋友,都會有類似的感覺,儘管那裡沒有中國的高樓、新建築,但是那裡有更多的人情、更多的尊重。有的時候,要感謝60多年前的戰爭,歷史開了一個玩笑,這個玩笑也為華人世界留下了最珍貴的資產,我們要珍惜。

2012年1月14日,中華民國第13任總統副總統選舉,第5次總統直接民選,小英主席沒有輸,她的落選感言感動了無數大陸人,更為可貴的是第二天的冷靜平和。2008年3月22日大選,我在歐洲半夜看開票;2012年,在選舉前10多天,我親身感受兩邊的競選總部,我很自豪。

此時此刻,我在加州,1號公路向南,思緒卻是太平洋那一端的南島,《練習曲》中的單車友,胡德夫的歌聲,太平洋的風一直在吹。我不是台灣人,但我為華人世界的台灣奇蹟而驕傲、而感動。不管外省、福佬、客家、原住民、新住民,還有像我這樣的「外人」,都在用自己獨有的方式愛台灣;不管大家的政治立場是什麼,大家心裡都只有一個共同的台灣。

記得第一次用不輪轉的台語說「我愛台灣」,那一刻我很幸福。我不是哈台族,我是愛台族,對於一個大陸人,可以做到,可以實現,接下來的人生,不論我在哪裡,都會用一顆愛台的心,去奉獻、去堅持,台灣夢一定會夢想成真。

#大陸 #土地 #一次 #愛台灣 #歷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