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人都是一顆櫻桃……

如果你將櫻桃含在口中,爽快啖去飽實的果肉,最後那堅硬的核,便光滑地留在你的舌尖了。這時不必急著將它吐棄,慢慢地把硬核放在臼齒間磨咬,當它碎裂開一個細縫,一種前所未有的酸甘將布滿整個口中,那是真正難忘的櫻桃滋味。

智利詩人聶魯達(1904-1973)就曾如此詢問:「櫻桃核心的甜味,為何如此堅硬?是因為終須一死,還是必須繁衍?」

許多時刻,死亡甜美,但這終不能被任何人輕易得之與品嘗。又或繁衍神聖,那珍重的契機應被最妥善地安全保管;不過無論如何,吃櫻桃時還必須作此哲學思考是很惱人的。

近來我都將一些瓜果的籽往盆栽的泥土裡丟,有些竟也抽芽茁壯,綠意盈盈。有時我想,人難道不是上天隨意散布的種子嗎?有些落在沃土,有些滅於鳥腹,我們有幸而成為一真正的個體,俯仰世間,一啄一飲,也真因「生命」本身而顧盼自雄了。但在堅毅的生命外殼下,其實心中也有一股深刻的酸甘吧!如果有人輕輕囓咬,你我流露的將是理解死亡的甜,還是執著於生命的酸呢?

#死亡 #堅硬 #繁衍 #生命 #櫻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