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芯國際的創建拉近兩岸半導體的發展差距,右三為中芯國際前總裁張汝京。(中新社)
▲中芯國際的創建拉近兩岸半導體的發展差距,右三為中芯國際前總裁張汝京。(中新社)

偶然間在網路上看到一篇轉寄的文章,標題是:「你我或許就是造成台灣大學生日後失業的間接凶手!」,立論點是:為何買不到台灣製的橡膠手套談到晶圓八吋廠登陸的危機,並且鼓勵眾人轉寄。該文大意是這樣的:

原作者工作於竹科一家晶圓代工廠,經由橡膠手套供應商的資訊,說幾年前高雄一家橡膠公司,因為聽信媒體報導中國勞工便宜、去中國投資更賺錢的美話,就決定把廠的一部分移到中國去發展。剛開始三個月公司賺了錢,甚至擴充生產線到河北、瀋陽,但是後來該企業所掌握的技術被中國竊取了,並且計畫性的由地方政府主導的國營企業開始模仿,進而以低價搶單,破壞了市場價格。很快的,在陸台商以及台灣的橡膠產業就失去了與大陸橡膠產業競爭的能力,紛紛宣告倒閉,造成數千個家庭的失業。結果媒體反而回過頭罵政府,鼓勵台商去中國發展簡直是赴死,是製造台灣失業率的原兇。

中國的產業發展策略就是先竊取技術,再以國家的力量來壓低價格。亦以水災稅、環保稅等名目壓制台商,既有的優惠政策只要政府一句話就會隨時撤銷,造成台商經營的阻力。

因此作者認為面對中國廠商的低價競爭,台灣企業根本沒有本錢加入這場割喉戰,進而大聲疾呼說,若台灣的八吋晶圓廠西進登陸,被中國取得技術後將會對竹科的企業帶來大規模的災難。而媒體上常刊登台灣機械設備對中國出超數百萬美元的新聞,殊不知將台灣科技產業使用的設備賣給中國賺了這幾百萬美元的同時,卻造成十萬人失去就業機會,千億台幣產值、一成GDP喪失的極大風險。

回到我個人對以上論述的評論,看到該篇文章時,標題還寫著「學生醒醒」的字樣,真會讓人覺得悲哀。如果,台灣的大學生連基本的推理能力都沒有,那台灣才真的危險,這樣的現象才真的要大大地轉寄。我個人以兩點意見回應:

全球產業分工 勢不可擋

的確,大陸以其市場和低廉勞動力的優勢席捲國際製造業。在2005年紡織品配額解禁之後,大陸的優勢會扼殺其他開發中國家的成長。這是「所有經營國際貿易的人」都知道的常識,不只是文中所提的橡膠手套,台灣也曾經是雨傘王國、腳踏車王國、鞋子王國等等,現在呢?

隨著國家發展,國際經濟局勢的轉變,我們台灣的勞動條件自然會有大幅度的改變(工時,工資等),台灣自然而然的就會從一個低階加工製造的地位,慢慢的轉型成為全球產業分工佈局的要角。

在這樣的變化中,原本的企業主及資本擁有人,如果他要繼續經營這樣的行業,

就必須尋找勞力密集且工資低廉的地方,例如大陸、越南、印尼等地。而這些地方的人,透過學習模仿而慢慢地建立相同的產業以及工業水平。當年的台灣,也就是這樣起來的,某種程度也是依賴理論所述,建立了參與國際經濟的發展模式。換句話說,這是常識,也是一個國際經濟變化的趨勢,就像「天要下雨,娘要嫁人」、「水往低處流一樣」,這是無法抵擋的經濟法則。

與時俱進 保持競爭力

蓋橡膠手套廠不比蓋晶圓廠,一個晶圓廠要上百億的資本,橡膠手套工廠少則幾百萬,大的或許一、二億就搞定了,如果橡膠手套工廠的複製是如上文中所說的如此容易,那這生產重心的轉移幾乎是必然的趨勢。然而,聯電台積電還有很多專利權的保護,一個晶圓工業要去模仿並不是那麼容易的。所以,以橡膠手套工廠來類比晶圓廠,或許不是那麼恰當吧!

但是,大陸未來會不會有他自己的晶圓工業呢?答案是:會!一定會!不管台商去不去大陸都會。例如,大陸晶圓工業的中芯半導體已經成為一股不可小覷的勢力了,未來的幾十年會變成怎麼樣,我們也無法預測,依此時大陸的快速成長是一個必然的結果。

在這樣的時局變化中,我們要的是趕快找到自己的定位,找到生存的空間,而不是以井底之蛙的身分做一些夜郎自大的蠢事。我們要得是產業升級、要轉型,要強化研發能力的發展策略,也可以透過專利權的取得建立一個進入障礙。但是如果你的工時比別人短、工資比別人高,在傳統的製造業上自然就沒有競爭力。沒有競爭力怎麼辦?所以,要找到特色,要發掘競爭利基,要找到新戰場呀!

不要用放大鏡 看大陸

大陸的發展不是說你台商不去就擋的住了,但是 台灣產業的轉型壓力卻是不得不逼你生出一條生存之道;你可以選擇不去大陸,但是去越南、泰國、非洲會不會更好?這才是討論的重點。

我在大陸待過,很多的事實都被扭曲或擴大了。的確,大陸經商的政治風險是存在的,但是只要你正派經營,一切合法,共產黨政府並沒有那麼不講理。當然,如果你遇到的是貪贓枉法的貪官那是另當別論。大陸太大了,所以你選擇合作的人、事、物因而更為重要。

只是,如果是以一個不了解狀況的心態,做出不正確而且愚昧的推論,最後還自以為救國救民,這才是最可怕的事。唉,政治和經濟,總是有人搞不清楚狀況!台灣的大學生真的要醒醒呀!

#台商 #大陸 #企業 #中國 #橡膠手套 #工廠 #台灣 #政府 #晶圓廠 #晶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