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4月瑞典美術作品展在武漢開展,市民們在觀看瑞典圖畫書。(新華社)
▲2009年4月瑞典美術作品展在武漢開展,市民們在觀看瑞典圖畫書。(新華社)

在大陸圖書界,儘管繪本已成為熱銷兒童讀物,但仔細觀察不難發現普遍存在原創力薄弱、翻譯繪本壟斷市場、培養民眾閱讀習慣等問題,在原創繪本中能夠真正稱得上精品的仍是少數……

根據大陸開卷圖書發布的數據顯示,2011年大陸全國書店圖書零售市場年度同比增長率為5.95%,而少兒圖書的增幅遠超平均值,達到11.6%,成為拉抬圖書市場上揚的主力軍。隨著經濟發展和生活水平的提高,父母開始意識到基礎教育的重要性,為了不讓孩子輸在起跑點上,願意花大錢投資兒童教育;在如此有需求就有供給的情況下,造就了大陸蓬勃的少兒圖書市場,各出版單位也都開始成立少兒出版部門,出版商如今以更開放的態度看待少兒出版和青春讀物。

少兒繪本量成長

據台灣博達著作權代理公司表示,大陸的繪本市場近3年有所增長,而台灣卻從2007年開始衰落,但是本地作品數量呈上升趨勢,而且品質也很高。無論是台灣或大陸,目前市場流通的繪本普遍仍以引進、翻譯歐美諸國的作品為主;而近年來兩岸逐漸有繪本作者陸續冒出,台灣因為起步較早例如有陳敬元、賴馬等人,所以這一點又比大陸明顯。龍圖騰文化總編輯劉興臻認為,繪本市場規模不若動漫畫強大,創作者一年可能才推出一至二本,要集滿「繪本中國精選100」並非易事。在全球化競爭的今日,唯有強調華人文化特色的作品才有可能吸引國際目光,這得靠原創作品質與量的俱進才有可能達成;加上大陸「十二五」強調文化產業發展,可預期的是兒童閱讀領域也將連帶受到重視、推廣。

「台灣繪本市場比大陸早很多,像是和英、信誼兩家出版社很早就引介台灣作品到大陸去;大陸這一塊剛崛起不久,少兒市場的成長讓580多間出版社裡有9成會做此類選材;其中文學類佔了4成,繪本類又比兒童文學少,但我相信這部分會慢慢起來。」連續幾年觀察北京圖書交易會的劉興臻表示。

華人繪本通兩岸

今年台北國際書展,龍圖騰規模性介紹兩位大陸繪本作家熊亮及梁培龍的作品,雖然風格不同,但明顯皆以水墨形式揮灑,洋溢著濃濃的傳統中國風情。這些來自中國創作者的題材不是涉及龍、年獸、灶王爺等,就是老北京的胡同生活場景,這種地域性趣味跟台灣截然不同,也是本地市場少見、可獨樹一格的作品;透過此類繪本的引進,可以讓台灣兒童有機會跟管道來認識海峽另一端「同中有異」的文化風貌。反之亦然,過於台灣本土化的繪本到了大陸可能也會讓當地讀者感到陌生,這時候就要靠雙方出版社在書中附註轉譯。熊亮就認為,如果不把傳統文化的隔閡計算進去,兩岸兒童對於彼地推出的繪本還是接受度頗高,不大會有理解障礙的問題。

中國文化資源豐厚,並不缺繪本題材,但是缺乏把經典、典故加以「可愛」包裝的能力。例如《莊子‧列禦寇》篇裡原文簡短的一句:「朱泙漫學屠龍於支離益,單千金之家,三年技成而無所用其巧。」在熊亮的巧思發揮下,添加前因後果及情節合理性,串連起來闢成了繪本《屠龍族》。

原創力&推廣度不 夠

熊亮說:「中國人有龍的故事,但不是給兒童看的;我們小時候教的東西比較沈重、不可愛,連啟蒙的《三字經》都是在把小孩迅速教化成大人。」對比中西兒童繪本,不難看出大陸原創繪本創作說教意味重,缺乏天馬行空的想像力與獨創性,「兒童本位」精神不足。熊亮對照義大利波隆那國際兒童書插畫展,以及歐美各國存在不少兒童色彩的文本指出,一個國家的兒童文化代表其文明程度;無形中揭示了中國大陸少兒繪本要走的路還很漫長。亞馬遜卓越有限公司兒童圖書採購經理張戈從另一個角度分析,境內原創繪本行銷方案較弱;同時國外讀者閱讀繪本已有近百年歷史,中國讀者的閱讀習慣還有待培養。

大陸知名少兒文學作家曹保印表示,中國兒童圖書市場很大,但是一流的作家鳳毛麟角,作品題材和內容尚屬匱乏。明天出版社總編輯傅大偉有類似看法:大陸市場對繪本還處「消化」階段。他以美國繪本大師Maurice Sendak經典名作《野獸國》(Where the Wild Things Are)為例指出,「這是1963年的書,我們到2009年才引進。中國整個圖畫書的市場還在成長過程,很長一段時間內無法出現有影響力的作者,也很難出現與引進版抗衡的作品。」

同樣的,回憶起十年前,熊亮坦言當時大陸出的繪本極少,一般人還不知繪本為何物,市場上充斥的是插畫家「接單趕工」製造業生態。眼見現在少兒圖書市場有起色,加上中國大陸變遷快速,熊亮樂觀相信兩、三年後繪本作品會普及不少,但最讓他憂慮的是缺乏足夠的優秀人才願意投入這一塊領域耕耘。「現在需要我們多推廣,台灣這方面做的比較好,有很多文化人士協助推介;目前大陸對兒童繪本的重視程度有限,僅能倚賴各出版社或是熱心的故事媽媽、社區圖書館在推廣,我們很需要媒體傳播與社會人士才有辦法讓更多人知道。」

#作品 #兒童 #熊亮 #大陸 #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