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果民主共和國是全球饑荒最嚴重的國家,政府的不當規劃令農業蕭條,一般剛果家庭只能輪流限「餐」:吃一餐、餓一餐。

■For Congo children, food today means none tomorrow.

剛果民主共和國首都金夏沙的一個家庭中,今天家中兩個大孩子可以吃飯,但明天他們卻沒得吃,因為明天要輪到家中另外3個年紀較小的孩子吃飯。

在法文中,「delestage」意指輪流限電的意思,但在剛果民主共和國,「delestage」一詞在人們時常出現於人們口中,卻是指小孩子要輪流限「餐」的意思。也就是說今天吃一餐的孩子們,明天就得餓一餐。

身為女警的吉斯蓮月俸50美元,每天只能給孩子一些麵包當早餐,這就是他們一整天的食物份量。當然,年紀小的孩子們會因肚子餓而哭鬧不休,吉斯蓮無奈地說:「他們會吵著要食物,但我也沒有辦法。」

吉斯蓮家中困苦的情況,在金夏沙可是司空見慣。這個人口高達1,000萬人的首都城市,常常上演著孩子們輪流吃飯的情景。

生存難 遑論爭自由

儘管剛果人時常聚集在街角議論政治,但每天都在饑餓中掙扎,也使得金夏沙人民發起的大型抗議活動,往往無以為繼。

去年12月剛果民主共和國舉行總統選舉,過程爆發作弊疑雲,使得未當選的候選人支持群眾憤怒上街抗爭,雖然街頭零星衝突不斷,但隨後亦不了了之。

對大多數人而言,與生存搏鬥已經夠艱苦,實在沒有餘力作長期抗爭。

比利時中非皇家博物館(Royal Museum for Central Africa)研究員特豐表示,「金夏沙的人民非常貧窮,生活只能勉強糊口。他們沒有資源可以長期動員。」

除此之外,政府以武力嚴厲控管人民言論自由,也讓民眾的抗議行為受到壓迫。人權觀察組織(Human Rights Watch)表示,卡比拉就任迄今,剛果軍人至少殺死24個人,逮捕數十人。

不論選舉結果如何,剛果人民的日常生活就足以令他們苦惱萬分。

輪流限食 是常態

恩薩拉的妻子在家門口賣青菜貼補家用,一家人縮衣節食,至於何時吃到肉,想都別想。女警吉斯蓮的先生伯巴是一位教師,月薪42美元,他們一家人已經一年沒吃過魚。

在剛果,輪流限「食」並非新名詞,這個擁有豐富礦產的青翠大地,卻是全世界最饑餓的地區之一。國際糧食政策研究所(IFPRI)公布的2011年全球飢餓指數(GHI)顯示,剛果的飢餓指數最嚴重,並且是唯一一個糧食等級由「警戒」跌到「極度警戒」的國家,意味著情況持續惡化。

比利時天主教魯汶大學博士托倫斯表示,10年前,剛果的窮人每天還可以有一餐溫飽,吃的是木薯粉加上棕櫚油,以及一點進口冷凍魚肉,但最近3年來,就連這樣都沒有。

托倫斯指出,這歸咎於剛果政府忽略農業,積極開發有利可圖的銅礦、鈷礦。他並抨擊,農業預算占剛果政府整體預算的1%以下。許多食物都必須要進口,導致糧食價格昂貴。國外的捐款幾乎全都用在於資助農業計畫上。托倫斯表示,「農業生產力就這樣消失。」他說,像剛果這樣土地肥沃的地區每年卻要進口2萬噸豆子,實在毫無道理。

#一餐 #人民 #剛果 #進口 #金夏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