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人聽過「奧客」一詞,典故解答了雲林的「詔安客」為何是個消失中的客家族群:雲林詔安客因語調不同,被主流客家族群視為小眾、較劣。詔安客主要分布於崙背、二崙鄉,會說完整母語的僅五十歲以上,甫獲教育部推展本土語言傑出貢獻獎的廖俊龍(見左圖,周麗蘭攝),去年參加清大語言學所博士班甄試時用詔安客語說故事,主考官只聽懂兩成。

卅幾年前,一個小姐流落台北街頭被送到派出所,她的話沒人聽得懂,原來這位小姐講的是傳統詔安客語。

家住崙背鄉的廖俊龍是個詔安客,從小在閩客雙語區長大,十五年前廖父去世遺言「詔安客不能斷」,他開始利用寒暑假往返兩岸,採集記錄瀕臨消失的詔安客特殊語音,並自費出版《詔安童謠》。

雲林的客家人源自於福建省詔安縣,約三百年前渡海落腳於崙背鄉、二崙鄉、西螺鎮一帶,由於長期與福佬人混居,文化逐漸失傳,尤以語言消失最速,人口雖有兩萬多人,但會講純正詔安客語的只剩五十歲以上。

廖俊龍說,詔安客有特殊的鄉音,除非修過語言學,否則一般客家人也聽不懂,例如水,普通客家音sui,詔安客念fi;又如蒜頭,一般念蒜,他們念fu,他能聽懂其他客語六成,但詔安客語頂多只被聽懂一成。

詔安客還有特殊的「生廖死張」習俗,張氏族人在世時姓廖,往生後墓誌祭祀姓張,家廟「崇遠堂」張廖祭祖三獻禮,仍保留千年的儀式:在香爐上鋪沙土、插茅草,然後灑酒。

西螺七崁阿善師傳說的故事背景也是詔安客,坊間慣用七「崁」是白字,客委會已正名「七嵌」,意思是七條祖訓。廖俊龍說,雖然傳說有誤,但詔安客的武術精湛是真的,台灣客家族群多往山丘開墾,但詔安客落腳的是濁水溪肥沃平原,為了保衛家園,家丁多習武,有「拳頭巢」之稱。老一輩還很擅長插秧、種田、收割,甚至遠征屏東割稻,當時人稱「崙背客家人」。

「我們的客家人」是大家的園地,歡迎讀者提供版面意見或新聞線索,可來電(02)2308-7111轉5550本報編輯行政室,或網路上傳[email protected]

#崙背 #廖俊龍 #語言學 #詔安客 #客家族群 #詔安客語 #特殊 #聽懂 #客家人 #雲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