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起家的克莉絲汀餅店在長三角已經有九百家分店。(記者宋秉忠攝)
▲上海起家的克莉絲汀餅店在長三角已經有九百家分店。(記者宋秉忠攝)

為了能讓人才願意留在克莉絲汀,羅田安從2008年開始籌備上市,結果卻一波三折,從一開始選擇香港上市卻遇到金融海嘯,後轉到上海申請A股上市,卻又出現台灣證交所向他招手,但回台上市進度嚴重落後,只好重回香港上市。

我積極想讓克莉絲汀上市,不是為了錢,完全是為了想要留住人才!」2月23日在香港交易所剛敲完上市鑼後,接受《旺報》專訪的克莉絲汀控股公司主席羅田安表示,他已經60歲了,要讓克莉絲汀永續經營下去,一定要靠好的人才跟制度,而上市之後,克莉絲汀在公司治理、公司經營上都會有更多眼睛來監督,對克莉絲汀才是長久之計。

慎選投資夥伴

在上市前長達半年的路演,羅田安帶著上市團隊遠征各地資本市場,在面對各方投資人時,最常被問到的問題之一就是:「你們手中現金那麼多,為什麼還要上市募集資金?」依照目前克莉絲汀900個分店的營收估算,至少手上現金還有1億美金的規模。所以當在香港交易所上市前,擔任上市保薦人的法國巴黎銀行訂出最後的掛牌參考價是1.6至2.2元港幣(最後以1.6元掛牌上市)時,羅田安表示,他天人交戰幾個月才願意點頭。

原因就是覺得「我根本就不缺錢,這樣的股價實在很委屈」,但是他後來告訴自己,掛牌股價只是一時,唯有能留住人才才能提升經營實力,而有了經營實力公司價值自然會在股價上反映,就像他在香港上市掛牌記者會上所說的「路遙知馬力」,為了長久之計,他決定對股價「放下」。

因為不缺現金,羅田安在找合夥人時,也不只是看他的錢。在羅田安眼中的「長久之計」確實需要精密的布局與規劃。

首先,由於自己早前的投資生涯中,有過臨時被抽資金導致龐大投資事業體瞬間解體的遭遇,於是他對合夥人的選擇格外小心。

1993年,台商大量湧進中國市場,羅田安跟其他共16位台商股東每人集資170萬元台幣,到上海投資開設麵包店。16個股東全部都是羅田安的舊識,有的是他的上游原物料廠商、有的是麵包外包裝的合作廠商,16人共持股60%。當時還有上海糖業菸酒和上海冠生園食品公司各占20%的股份。經過6年後,雖然克莉絲汀還是小賺,但是後兩者想退出,於是羅田安吃下這些股份,克莉絲汀成為純台資企業,羅田安也正是從原本單純只是投資變成進駐上海的管理者。

選擇丸紅確保原料供應

羅田安在台灣不少投資事業因1999年的亞洲金融危機而付諸流水,他當時到上海抱著背水一戰、置之死地而後生的心情去管理克莉絲汀。克莉絲汀一位大股東開玩笑說,還好當時羅田安台灣的生意失敗了,他只好專心去管上海克莉絲汀。1999年他接手克莉絲汀時只有17個門店,年營收也才2000萬元(人民幣,下同)的規模,結果他在上海待了12年,每天工作14個小時以上,創造出今天在長三角有900個分店的局面。「這種合夥人是最讓人放心的,」這位大股東指出。

事實上,羅田安的股東們對他的經營能力放心,而羅田安在選合夥人也同樣要找個讓他放心的合作對象。

2007年,克莉絲汀年營收已突破1億元,資本市場上的私募基金或是同業們都開始對於克莉絲汀抱持著極大的興趣,投資者陸續前來「提親」。

而在眾多國際資金中,羅田安獨獨看中日本丸紅株式會社,因為丸紅是日本第五大貿易商,所有跟食品相關的商品都有,尤其在許多重要農產品如小麥、玉米、大豆等原物料市場佔有率相當高。而克莉絲汀當時一天要製造約50萬個麵包蛋糕,麵粉用量足足可以撐起一座大型麵粉廠的用量。對丸紅來說,克莉絲汀是其進入大陸食品市場重要的一步。對克莉絲汀來說,麵粉議價能力可以提高外,還可擁有穩定的原物料來源。於是在2007年,丸紅投資克莉絲汀控股公司2.2億,取得16%的股權。

隔一年,2008年,上海豫園商城的境外子公司香港裕海實業也投資1.1億元取得克莉絲汀5%的股權。此時的克莉絲汀每年以平均4成左右的速度快速成長,對羅田安來說,引進新投資夥伴豐厚經營實力之後,上市是接下來非做不可的任務。

上市之路一波多折

2008年,克莉絲汀就曾經到香港申請掛牌上市,後遇金融海嘯,上市進度擱置,2009年,又轉向回上海申請掛牌 A股上市。在申請A股上市還沒有確定之前,2010年,台灣證交所向克莉絲汀大力招手,原本羅田安以為可以光榮返鄉,最後卻無功而返。最後克莉絲汀決定在2011年繞回香港申請上市,總算花了1年的時間,順利在2012年2月順利掛牌上市。雖然這一次掛牌價比2008年第一次來港時低了許多,但是羅田安仍放下身段決定為了心中的「長久之計」而坦然接受。

有克莉絲汀幹部私下分析,克莉絲汀在上海申請掛牌時,被認為是純台資,在法令上遇到不少從沒想過的困難,回到台灣申請上市時,又因為在大陸的購併案而受到質疑,結果到國際化色彩最濃厚的香港上市反而最順利。

「兩岸三地的法令無法說誰好誰壞,但這中間的差異確實是台商將來想申請上市時要特別注意的」、「繞了一大圈,最後還是回到最國際化的香港上市。」羅田安望了香港金融商圈高聳入雲霄的大樓,笑談百轉千回的上市路,「白白浪費這幾年的時間,讓我少開了好多分店,」他幽默地說。

問他成功上市了,接下來的計畫是什麼?他興奮地說,繼續展店、改變大陸的餐桌文化。看起來,這段上市之路,帶給羅田安極大的挑戰與刺激,這股挑戰在他心中產生更積極的企圖心,將比帳面上募集來的資金讓他更振奮。

#香港 #克莉絲汀 #掛牌 #投資 #申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