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條」是很迷人的動力來源,沒有柴油或電力的時代,小小的金屬卷片吸收了來自於我們手指的做工,以其朝向鬆弛狀態過程所釋放的能量來帶動齒輪,完成一些簡單的工作。

發條有著相當古典的美感,不僅是它的動力結構,同時由發條所製造出來的物品與使用該物的人,都有深邃的氣質:穿著深墨條紋西服抬眼望倫敦塔鐘為古董錶上發條的老紳士、坐在妝鏡前凝思看著音樂盒上芭蕾舞者旋轉的少女、趴在下午陰影的紫檀木地板上,孤獨地旋緊玩具車發條的小男童……。每個意象深沉如西班牙吉他伴奏下的遙遠歌謠,非常憂鬱迷人。

發條將自我和器物作了更緊密的連結,在「人」的觸碰、旋轉與感受之間,冰冷的器械即擁有了一個短暫的生命周期。停止在某一刻的手錶、靜定在塵埃中的音樂盒舞伶或失卻了發條匙的玩具車,那堅定等待的勢態彷彿暗示了其主人生命的質變,彷彿某種無言悲哀。

每夜,我疲倦地躺在床上,感覺自己是一個發條鬆弛的玩具,等待上帝用祂神秘的手指再次賦予我明日的生命。也許有一天,上帝遺忘了我,我便靜止在塵埃中,在永恆的時間中。

#塵埃 #迷人 #音樂盒 #玩具車 #手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