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竹湖口老街真是一條「有料」的街肆,除了百年的時光留駐,足以讓人依念,最重要的是它的完整性、歷史和人文意涵相當豐富,在國內老街中難得再見。這樣的資產,在百年後的今日,自然成為當地民眾推動文創產業的最佳素材。

街坊鄰里腦力激盪

點燃再造生機

春寒料峭、細雨灰濛的二月天,走在湖口老街的街道上,巴洛克風格的紅磚穹拱式建築,在雨中鮮明地映著;它宛如一條無垠的繽紛彩帶,蔓延至天際,牽繫著多采的歲月人文和濃郁的民俗風情。

湖口老街舊稱「大窩口」,也是一般統稱的「老湖口」,所謂的「窩」就是山窩,也就是兩山中間三面封閉,一面開口,有河水流出的地形。

老街的發展始於1893年,當時台灣巡撫劉銘傳建築新竹至基隆的鐵路通車,帶動了老街的繁華,火車站的位置就在老街街頭的天主堂。直到1929年湖口火車站北移至北勢,也就是現在的「新湖口」,從此老街走向黃昏,繁華的街景塵囂,在瞬息間黯然。

大窩口促進會執行長羅美搖形容當時的老街情景:「下午五、六時住戶的門就關起來了,難得再看到一個人影。」

老一輩住戶回憶,冷清的老街即使是在大白天,只要有一名陌生人進入,村長一定知道,住戶也會相互通報,因為難得有人造訪,大家心裡好奇又害怕。

褪盡風采的老街,再也留不住年輕人,留下來的只有老人和小孩,每天守著深邃的屋宇,白天和晚上,除了寂靜,沒有兩樣。大環境的改變,住戶只能無奈地接受。

對於如此落寞的街景,羅美搖有很深的體會,七十九年他擔任湖鏡村的村長,迄今已經是六連霸。他回憶老街再出發的契機,應該是在20年前。

82年間,有一名大學教授到湖口老街遊玩,驚訝老街竟然保存得如此完整,於是建議住戶是否採行古蹟方式保存。羅美搖腦海中清晰地浮現出昔日的情景,當住戶們首次參加說明會時,大家對古蹟的議案根本沒興趣,教授被轟得滿頭包。不過這場說明會卻埋下了老街再造的種籽。

85年省府人員到老街視察,一樣驚訝老街的完整性,建議應該保存,並邀請專家學者會勘,分批和住戶說明溝通,住戶逐漸意識到老街的珍貴和保存的價值。經過反覆的說明和協調,86年文建會核撥100萬元進行老街危樓評估,88年經建會核撥5,700萬元進行立面群搶修。

在這五、六年間,住戶從反對、冷漠到積極參與,然後再針對老街再造相互腦力激盪,老街的生機就在住戶集體共識下重新再現。門前冷落的景象遠離,每逢假日或是節慶,老街的人潮塞爆了,曾有一天湧進五萬多人的紀錄。

濃濃客家風味

外來客讚不絕口

湖口老街的再生,難道只是得力於硬體的工程整修?難道古色古香的街景,就可以吸引遊客一再到訪,締造新的生機和商機?

住戶們的答案幾乎都是「絕對不是」。他們自豪的是,老街的住戶、商家共同的理念就是「秀出家鄉的特色」。他們以在地的文化和風情,創作出各式商品,同時也以濃濃的客家人情味,讓到訪的遊客感受到不同的消費模式。

以「吃」為例,福菜是客家菜,但老街的瑪納庭園餐廳就以福菜水餃作特色,這就是一種生活文化的創意,當然也成為產業的商機。

經營「嶢品藝術人文餐廳」的黃騰嶢認為,如果沒有自己的特色,全省每條老街的面貌都相似,店家賣的東西也大同小異,客人怎麼會上門?因此八年前他開店時的理念就是「把地方的東西帶進來」。

例如許多人不知道湖口的芋頭也很好吃,但除了製作芋頭餅外,黃騰嶢認為應該再開發出更多的佳餚,於是在他的創意料理中有不少芋頭入菜,口碑不錯的芋泥,吃在嘴裡,溫暖在心裡。客人常會滿意地詢問芋泥的產地、做法等,透過這樣的互動,不僅替在地的產業行銷,同時也為自己開創更多的商機。

老街兩旁的客家美食店,每一家都有特色,但有一個共同的交集,店內所呈現的文物、器皿,都是當地先民生活的縮影。因此吃一頓飯,同時也對這片鄉土多了一分瞭解。有些遊客常會逐家嘗鮮遊逛,和店家主人天南地北,分享心得,這已跳脫單純的消費行為,成為活絡當地文創產業的重要因素。

木石花園是一家有特色的民宅,主人鄭榮次將畢生珍藏的藝品、古物,盡情地陳列在屋內角落,不僅遊客常看得捨不得走,也有外國人慕名而來。

在老街的店家內到處可見創意的藝品,例如以FRP為材質做成的老街立體街景,再搭配精緻的木框裱成;木板名信片是許多遊客送禮的最愛:琉璃即興創作、天主教紀念品系列、客家花布系列等,都是住戶的文創表見,當然也成為遊逛老街的「戰利品」。

如果以逛夜市的心態走訪老街,顯然是一大敗筆,尤其是湖口老街豐富的歷史資產,不該如此輕蔑地被糟蹋。這是當地住戶和文創工作者共同的看法。對他們來說,先認識老街的歷史,才能進一步去感受當地的人文,進而去欣賞和開發更多的文創產業。

湖口老街長約三百公尺,共有兩百零三戶,假日營業的店家有卅多家,除了店家熱情,一般住戶也很好客,想多瞭解老街,只要多開口就行。

一家一館避免同質性

創意商品各有特色

老街的兩端分別是道教的三元宮和天主教堂,後山還有隸屬佛教的金獅寺,三種不同的宗教信仰集結在短短的區塊,這在百年前的時空環境中,並不容易,這種族群的融合和尊重包容,也是老街重要資產。

羅美搖說,每年年頭老街舉辦客家民俗的行春宴活動,年尾辦聖誕龍報佳音,最近正在研議在年中要辦浴佛節,各種宗教活動相融合,活動帶來人潮、錢潮,在湖口老街,宗教也可以是另一種文創產業的表現。

更具體來說,店家還依不同的宗教建築外觀設計「幸福預言」卡,成為小巧可愛的伴手禮,相當有創意;另外像「五行淨身沐浴鹽」也有宗教色彩的元素,這些創意商品都源自在地人對鄉土的熱愛與堅持。

為了避免店家的同質性太高,老街還推動「一家一館」,也就是讓每家經營的項目有所區隔,這是延續文創產業的另一種手法,相對的對業者也形成生存壓力,如果不時時推陳出新,自然會被消費者淘汰,這種共識或許可以成為推動地方文創產業的參考。

近年來,老街住戶推動在地文創產業的熱勁和思惟值得肯定,他們不斷地翻新,將老街的旅遊動線往後山擴展、陸續規劃整合了步道、休閒農園、景觀茶園、戰車公園、露營區、單車道等,將老街的人文知性延伸至後山的休閒與田園樂趣,這是文創產業必須多元化連結的具體呈現,這樣的用心,不得不給它按個「讚」。

湖口老街如同許多老街一樣,走過繁華和沉寂,然後再出現生機,但每條老街的壽命有多長,生活在老街的住戶才是主宰。對湖口老街的住戶來說,大家幾乎都是當地人,有共同的情感,凡事容易凝成共識,他們相信,這個特殊的歷史情感,就是推動在地文創產業的最佳動力。(本文作者為文字工作者)

#湖口 #人文 #文創產業 #創意 #住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