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過之後張國燾雖然還是一再抵制北進,但他已經感覺出身邊那種誰也抵擋不住的洪流了。

朱德後來也講過:「張國燾對弼時、賀龍都有些害怕呢!一起北上會合中央,賀老總是有大功的!」7月5日,按照中革軍委命令,紅二、紅六軍團組成中國工農紅軍第二方面軍。按照中共中央意圖,兩個方面軍終於攜手北進。

7月27日,中共中央批西北局成立,由張國燾任書記,任弼時任副書記,統一領導紅二、紅四方面軍的北上行動。8月1日,得知兩個方面軍經過艱苦跋涉,通過了茫茫草地,毛澤東、周恩來、彭德懷致電朱德、張國燾、任弼時:接占包座捷電,無比欣慰。

越向北,張國燾感到越來越不能掌握控制四方面軍的部隊了。中共中央要四方面軍北上,共同執行奪取寧夏的戰略計畫,張國燾想西渡黃河。面對不斷接到中央來電商討戰略步驟,陳昌浩被朱德說服,在爭論中基本站在朱德一邊,反對張國燾。

9月16日在岷州三十里鋪召開的西北局會議上,陳昌浩面對面與張國燾爭論到深夜。張國燾突然宣布辭職,帶著警衛員和騎兵住到了岷江對岸。結果當天黃昏又不放心,派人通知繼續開會。在會上張國燾被迫說:「黨的組織原則是民主集中制,是少數服從多數,既然你們大家都贊成北上,那我就放棄我的意見嘛。」

岷州會議後,張國燾帶著他的警衛部隊先行北上,連夜騎馬趕到漳縣,進門就說:「我這個主席幹不了啦,讓昌浩幹吧!」未參加岷州會議的徐向前、周純全、李先念等不知發生了什麼事,張國燾的眼淚已經掉下來了:「我是不行了,到陝北準備坐監獄,開除黨籍,四方面軍的事情,中央會交給陳昌浩搞的。」

哭過之後張國燾雖然還是一再抵制北進,但他已經感覺出身邊那種誰也抵擋不住的洪流了。

中共黨與軍分裂平息

9月26日,就戰略方向問題,張國燾向中央連發4電,中午12時那封電報中已經有「我們提議洛甫同志即以中央名義指導我們」等語,這是他第一次表示放棄同陝北黨中央保持「橫的關係」,接受中央領導。

中共中央與中國工農紅軍這次持續一年之久的分裂危機,經過多方努力,終於基本解決。

10月9日,朱德率紅軍總部到達會寧,與中央派來迎接的一方面軍部隊會合。這個辛亥革命時期的老軍人如此激動,與紅一師師長陳賡談話時,禁不住熱盈眶。

同日,中共中央、中華蘇維埃中央政府、中革軍委致電朱德總司令和全體指戰員,熱烈祝賀一、二、四方面軍在甘肅境內大會合。

10月22日,紅二方面軍在賀龍、任弼時率領下到達會甯以東的興隆鎮、將台堡,與一方面軍接應部隊會師。至此,全體紅軍完成了震驚世界的2萬5千里長征。(全文完)

#四方面軍 #任弼時 #陳昌浩 #紅軍 #中共中央 #張國燾 #部隊 #中央 #北上 #朱德